收藏本站   | English

马永生:油气勘探“禁区”的开拓者

来源:本站 日期:2016-11-18 浏览量:

近日,光明网独家专访了我国目前已知最大规模的海相气藏——普光气田的发现者、我国海相碳酸盐岩油气理论研究与勘探的探索者、川气东送的主要贡献者、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总地质师、中国工程院院士马永生。他和普光气田有着怎样的情缘与故事呢?

民生为系,一场攻坚克难的战役

普光气田位于四川省达州市,面积1116平方千米,天然气资源量8916亿立方米,探明地质储量4122亿立方米,是我国第一个超百亿立方米高含硫大气田、亚洲第一、世界第二大高含硫天然气净化厂和国家应急救援川东北基地。

马永生:油气勘探“禁区”的开拓者

作为“川气东送”工程的气源地,它的管道西起四川,东抵上海,途经8省市,使近两亿百姓使用上清洁稳定的天然气,为沿线地区发展带来广阔市场和崭新机遇。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国内规模最大、丰度最高的海相高含硫气田,在勘探开发之初却被业界视为“世界级难题”。

超深、高含硫、地处复杂山地人口密集区的特点,使得整个钻井工作风险高、投入大,不亚于一场技术层面的攻坚战。

“为者常成,行者常至”,这是马永生最喜欢的一句格言。怀揣梦想和强烈事业心来到南方的马永生,没有盲目接受前人的论断,而是带领他的海相勘探团队,开始了南方海相探区新一轮勘探攻坚。

马永生:油气勘探“禁区”的开拓者

为了弄清当地的石油地质条件,他们从基础地质研究和地球物理工作做起,为南方海相的勘探寻找希望。

我不离经叛道,也不循规蹈矩

在反思50多年的勘探实践后,马永生深切地感到,对后来者而言,前人的失败也是一笔财富。

要想在“禁区”取得突破,必须敢于从以往的认识中走出来,勇于突破已有的“定论”,必须从勘探理论和地质认识上有所创新。

马永生和他的团队深知肩上的压力,他们虚心向前辈们请教,冷静、客观地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从基础入手开展研究和探索工作,在对南方探区石油地质条件和技术适应性重新评价的基础上,进行了选区评价排队,随后在勘探思路、理论认识、技术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创新。

在向中国石化总部正式汇报之前,马永生请来专家组审查论证材料。有位曾参与过川东北勘探的老专家看过材料后却对他说:“你们的工作做得很细,也有很多新认识,但前人在这地方已经打过20多口空井了,这地方不应该有什么来头了,我劝你们放弃吧,一口井几千万元,这钱还不如给大家发奖金!”

马永生:油气勘探“禁区”的开拓者

“我不是离经叛道的人,对前辈的工作很尊重。不过,我也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会坚持自己的想法,绝对不会盲从任何权威。”

2001年8月,马永生和他的团队再次提出普光1井的部署方案,终于得到了总部领导和专家的认可。

同年11月,普光1井开钻,经过长达一年半的煎熬,2003年5月,当普光1井打到5700米设计目的层深时,发现了279米的巨厚天然气层,在海相礁滩储层喜获日产103万方工业气流,拉开了普光气田勘探开发的大幕。

当时守在现场的马永生喜极而泣:“这可是被‘冷水’浇出来的‘金娃娃’!”

重情重义,勘探路上没有孤胆英雄

在周围的人看来,马永生有着令人羡慕的读书和工作经历:1980年至1990年,他一口气完成了学士、硕士和博士阶段的学习,成为那个年代国内培养的为数不多的博士,团队成员到现在仍然直呼他马博士。

工作之后,马永生赶上了国家大力发展油气的好时代,在国家油气勘探这个大家庭中,他主攻海相碳酸盐岩油气勘探理论研究并组织实践工作,在前人的基础上取得了一系列突破,2009年顺利当选为当时中国能源领域最年轻的院士。

马永生:油气勘探“禁区”的开拓者

在马永生看来,他成长过程中,感受到了太多的温暖,这其中,既有党和国家的关怀、乡亲们的帮助,也有前辈、同事们的支持。

2007年,马永生获得了何梁何利成就奖,获得奖金100万元港币,兑换成人民币后,他留下了少许“补偿”对妻子和女儿的亏欠,其余大部分他分给了跟着他朝夕奋战在一线的同事。

从事地质勘探工作30年,马永生获奖无数,可几乎在所有的公开场合,总能听到他提起自己的同事、家人、前辈、领导。多年的一线工作令他坚信,地质勘探是一个群体性事业,没有孤胆英雄一说。

学者气质,大家风范

在网上搜索马永生的名字,会发现他的头衔有很多,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中国石化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总地质师、中国工程院能源领域最年轻院士、我国海相碳酸盐岩油气理论研究与勘探的探索者、我国最大的海相气田——普光气田的主要发现者、“川气东送”工程的主要贡献者、国家“万人计划”首批杰出人才……

然而马永生更愿意将自己定位于一名科技工作者、一名勘探家。

马永生:油气勘探“禁区”的开拓者

作为一名来自企业的科学家,尽管行政职务越来越高,马永生始终保持着学者本色,55岁的他在油气勘探科研生产第一线已经工作了近30年,他不停地用脚步丈量神州大地,他可能是全中国最了解这片土地的人之一。

他长期将自己的研发成果应用于油气勘探的生产实践,他坚信,理论创新永无止境,科学探索没有句号。(光明网记者 肖春芳 金赫)

马永生:油气勘探“禁区”的开拓者

    光明网科普事业部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人物简介:

马永生,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杰出的地质勘探家,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油田勘探开发事业部总地质师、川东北地区普光气田的主要发现者之一。现任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

一直从事海相碳酸盐岩油气勘探工作。在碳酸盐岩储层沉积学、油气保存和成压模式,海相深层—超深层优质储量预测等方面取得突破进展。成功指导了大湾、毛坝双庙、清溪、河坝等一批气田的新发现。

上一篇:院士建言:推动生物质产业“走出去” 为各国“锦上添绿”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