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能源法立法再度为世人关注

来源:中国石油报 日期:2012-03-28 浏览量:
近年来,国内外的许多专家、学者都在关注能源法的出台。2005年9月温总理批示要求立即研究起草《能源法》以来,《能源法》仍然在酝酿之中。

  其实,每一部法律是否出台,都是根据国家的具体情况和需要而制定的。1974年法国制定的《省能法》,1976年英国颁布的《能源法》,1978年美国颁布的《国家能源政策法》,这些法规的颁布,对缓解能源危机、发展经济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英国邓迪大学能源法访问学者、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龚向前副教授,曾参与《中国人民共和国能源法》学者意见稿起草。龚教授告诉记者,能源具有复杂性。就能源本身而言,石油、天然气、核电各有不同的特点,用一部综合性的法律规范难度很大。但如果《能源法》是宽泛的基本法,其实际意义、可操作性就有待考虑了。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能源法起草专家组常驻专家肖国兴告诉记者,《能源法》未能推出的背后存在很多原因。今年已经是提议出台《能源法》的第7年,技术问题已经解决;现在研究《能源法》的机构很多,但产学研没有实现一体化发展。

  有观点认为《能源法》出台是必要的。肖国兴教授认为,《能源法》出台将有利于建立国家基本制度推动能源发展转型,进行市场化改革,引入竞争机制。能源转型,不单单指由粗放式向集约式转型,更包括提高能源效率。而提高能源效率,不单单指提高节能意识,而是要生产力的提升,尤其提升创新能力。我们借鉴外国模式,学习日本提高能源效率的方式方法。其实,日本能源效率高是因为实行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是追逐效率的动力。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能源法中心主任李艳芳告诉记者,国内外非常关注《能源法》。《能源法》将对能源行业的格局、发展趋势起到预测和指导作用,并促进产学研一体化。

  那么,应该如何制定能源法?由中国法学会能源法研究会编写的《中国能源法研究报告(2010)》指出,新时期下,应当“加强能源法治研究,助推低碳发展”。同时,又要“运用批判性思维”分析低碳发展与能源法治问题。既要从理念上进行变革,又要高度重视制度建设。李艳芳教授在《论我国的制定——兼评(征求意见稿)》中指出,应根据中国当前的能源形势和现实需要,总结现有的立法经验,采用具有中国特色的立法模式,要回避各立法之间不必要的重复与冲突。同时,还需特别注意的是,不能把《能源法》定位于《能源产业管理法》。龚向前教授告诉记者,应从在加强程序正当性入手,在公正、透明、严密的法制程序下运行,同时确保能源体制、主管机构责权明确。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国和日本的《能源法》有先例可借鉴。美国早在1945年就制定了《原子能法》,并于1954年进行了修订,1957年建造世界第一个核电站。而我国核电的开发已经在法律缺失的情况下“裸奔”了20年。1973年10月的石油危机,催发了1978年美国《国家能源法》的产生。美国的一些措施保障了法律的有效性:注重通过价格和税收手段进行有效的能源监管;采用与时俱进的监管模式,每年修订一次《能源法》;2005年的《能源政策法法》,集美国立法之大成,长达1720页,十八章420条,规定详细、可操作性,包括美国能源领域各方面。

  日本实行国家统一管理的能源管理制度。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负责能源管理工作,既有利于统筹兼顾、统一规划能源政策,也是避免各职责部门的职责不清、相互推诿的最佳选择。其次促进新能源的开发利用制度,注重能源效率。据日本经济产业省公布的数据,日本计划到2030年,风力、水力、生物能、地热和太阳能发电将占日本用电量的20%。

  《能源法》出台与否,是国家大事,影响深远,人们希望根据国情、借鉴国外经验,适时出台。


 
上一篇:石油天然气保护法下一篇:国务院印发《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