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国际石油经济》:2015年中东北非地区油气上游发展回顾与展望

来源:本站 日期:2016-04-19 浏览量:

2015年,中东北非地区油气上游发展出现新看点。一是北非地区勘探活动取得较大突破,获得一批包括埃及Zohr巨型气田在内的勘探突破;不同区域内原油和天然气开发活动呈现差异化发展趋势。二是伊斯兰国极端势力肆虐、伊朗核制裁预期终结等一系列地缘政治事件持续影响该区域石油市场。三是多个产油国出台政策措施鼓励上游油气工业发展。四是国际石油公司大幅调整在该地区的投资水平及并购策略。预计2016年地缘政治风险仍将极大地影响中东北非地区上游油气发展;地中海东部区域将成为新一轮勘探活动的热点;沙特阿拉伯瓦西特天然气开发项目等一批大型油气开发工程预期将取得进展;国际石油公司也将进一步调整在该地区的投资和并购策略。

1 2015年中东北非地区油气勘探开发活动

1.1北非地区勘探活动取得较大进展

从勘探活动获得的油气发现数量看,根据伍德麦肯兹的初步统计,2015年中东北非地区共有新增油气发现23处,是1970年以来的最低数量。该区域内勘探活动数量和质量的双重下降,原因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低油价下国际石油公司压缩投资,在全球范围内减少了上游勘探开发投入;二是该地区部分油气生产国政局动荡,影响了石油公司的勘探活动。

从获得的发现储量看,中东北非地区2015年勘探获得的发现储量较2014年大幅增长,创下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主要是埃尼公司在埃及海上发现了Zohr巨型天然气田;除此发现外,其他勘探突破获得的储量规模相对较小,是1947年以来的新低。

埃及的Zohr气田是该区域2015年度最大的亮点,估测储量24万亿立方英尺,预计2023年后产量能够占埃及全国的60%。除了埃及,埃尼公司还在利比亚海上BahrEssalam气田2号区块内获得两处小型天然气发现;Mazarine能源公司在突尼斯中部获得原油发现;Circle和Gulfsands两家石油公司在摩洛哥陆上获得多处规模较小的天然气发现。阿尔及利亚国家石油公司2015年计划实施的西南部页岩气勘探开发计划受当地居民抗议而停滞,但雷普索尔公司在该国的权益区块内获得了第三处天然气发现。

1.2油气开发呈差异化发展趋势

原油生产方面,2015年中东地区产量持续攀升,北非地区则出现规模较大的产量下降,欧佩克的市场策略和地缘政治是影响区域内油气开发差异化发展的主要原因。

在中东地区,以沙特阿拉伯为代表的海湾地区欧佩克核心成员国,为应对美国页岩油产量持续增长对原油市场份额的侵蚀,决定将油价政策从“在确定的价格区间内通过稳定的出口原油规模获取收益”,转向“在不确定的价格区间内通过增大出口原油规模获取收益”,导致原油产量大幅提升。其中,沙特阿拉伯原油产量持续增长,2015年平均日产量已超过1000万桶;伊拉克原油产量增长迅速,2015年的原油日均产量增长约50万桶,增幅13%,成为全球石油供应增长最快的国家,伍德麦肯兹估测伊拉克原油产量峰值已突破400万桶/日;伊朗原油产量也在核协议全面达成后逐步提升,2015年年底已增至120万桶/日;科威特2015年原油产量较2014年略有下降,主要是由于其政府关闭了陆上与邻国争议区域内大约25万桶/日产量的原油生产区块;由于内乱和区域内邻国的武装干预,也门原油生产遭遇极大困难,其2015年平均产量仅为2014年的56%。

在北非地区,受政局动荡以及低油价导致石油公司投资不足等因素影响,利比亚、阿尔及利亚等国原油产量出现较大规模的下降。利比亚内乱不止,实际存在的两个政府摩擦不断,对原油生产影响较大,伊斯兰国极端势力的侵袭更使局势持续恶化,2015年该国原油产量仅为170万桶/日,较2011年前的水平大幅下降3/4。阿尔及利亚原油产量持续下滑,由于低油价及该区域局势动荡,国际石油公司大幅减少了在该国的油气投资。

天然气生产方面,卡塔尔和伊朗有力地支撑了该区域内天然气产量的增长,但同时内乱和投资缺乏导致该地区天然气产量持续降低。卡塔尔2015年天然气产量保持稳定,约为170亿立方英尺/日,北部气田天然气产量仍有较大潜力;伊朗南帕斯气田第15、16、17和18区块已于2015年底开始投产,将使伊朗天然气产能超过3500亿立方英尺/日;阿联酋Shah含硫天然气开发项目2015年基本完工,产量为2.5亿立方英尺/日,使该国天然气产量较2014年增长近20%。

也门内战导致其国内部分天然气开发项目关闭,使其LNG出口停滞。受政局动荡及国内上游油气投资降低等因素影响,埃及天然气产量已连续4年下降;阿尔及利亚国家石油公司由于过于依赖其开发时间较长的巨型油气田,2015年天然气产量增长缓慢,预计在2017年新气田投产前,该国天然气产量将维持现状或略有降低。

1.3重大地缘政治事件影响上游业发展

2015年是中东北非地区又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份,地缘政治事件频繁发生。该地区最大的风险点还是“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在多国肆虐,在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伊斯兰国”极端势力活动严重影响了油气生产。叙利亚政府军和反对派的内战持续升级,严重影响了该国的上游油气资源发展,包括中国石油公司在内的绝大多数石油公司在叙利亚的项目均难以维系正常生产。沙特阿拉伯、巴林、阿联酋、卡塔尔和土耳其等国在美国的支持下对“伊斯兰国”进行打击;俄罗斯应叙利亚政府请求,对“伊斯兰国”军事及油气设施实施空中打击。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与伊拉克中央政府未能就原油出口利益分配达成共识,库尔德自治区政府于是将区内生产的原油通过管道直接出口至土耳其。伊朗与6国的核谈判艰难达成协议,预计国际制裁被取消后原油产量将显著增加,对地区及全球市场的影响将逐步凸显。在也门,伊朗支持的反政府胡塞武装与沙特阿拉伯等国组成的阿拉伯联军持续作战,联合国对双方的调停并未取得预期效果,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势力趁机持续扩张,严重影响了该国的油气生产及出口。在突尼斯,恐怖势力于6月袭击了著名旅游城市苏塞,埃及等国也频繁遭到恐怖袭击。

历史上,中东北非地区历次地缘政治动荡均对国际油价造成较大影响。特别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该区域地缘政治风险不仅大幅推高了原油价格,更是使得布伦特基准油价对美国WTI基准油价长期存在溢价。然而2014年下半年后,地缘政治对原油价格的影响明显减弱,原因是美国页岩油产量大幅提升后,削弱了中东原油出口对国际原油市场的影响力,一些国家局势动荡并未对世界原油供给产生实质性冲击,金融市场短期“投机炒作”对油价的影响也大幅下降。从中长期看,伊朗原油出口持续增长和地区地缘政治风险扩大恶化的可能性,将成为国际原油市场潜在的不稳定因素,或将再度大幅影响国际油价。

2 产油国政策调整与地区投资并购活动

2.1伊朗等国出台政策刺激上游业发展

2015年伊朗就核问题与6国达成历史性的全面协议,长达十多年的国际制裁使伊朗油气工业发展缓慢。为吸引国际石油公司投资,加快上游油气发展,伊朗政府于2015年出台多项刺激政策:一是正在修改财税条款,新版石油合同类似于伊拉克现行的技术服务合同,但将会对外国投资者更加有利,也允许投资者在长期利润中占有更大的份额;二是在新的财税条款下积极开展对外招投标活动,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已经对49个油气合作开发项目和17个优质勘探区块进行招投标活动,预计将吸引国际石油公司和亚洲国家石油公司参与竞标。

其他中东国家也相继出台相关政策刺激本国油气上游业发展。巴林政府2015年2月宣布计划在2016年初实施新一轮海上油气区块招标。卡塔尔国家石油公司于5月邀请部分国际石油巨头参与购买其AlShaheen油田股份。阿联酋国家石油公司计划出让子公司18%的股权,但由于其签字费数额较大且财税条款苛刻,各大国际石油公司目前均未表现出对此项出让计划的兴趣。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将独立出口原油常态化,区议会金融和经济事务委员会表示,巴格达中央政府2014年未支付17%的联邦预算,在当前低油价下,区自治政府只能坚持原油生产与出口独立化,才能维持财政开支。

2.2产油国调整上游油气投资

2015年,中东地区上游油气资本投资总额不足600亿美元,是近6年来的较低水平,仅高于2011年;北非地区上游油气资本投资总额超过130亿美元,仅次于2012年。从各国投资情况看,部分产油国的投资重点和投资水平呈现明显的差异化发展趋势。

一方面,部分中东北非国家增加了上游油气投资水平,确保中长期产量的平稳增长。卡塔尔继续加大巴尔赞(Barzan)天然气项目的开发投资,计划2016年建成投产。科威特加大上游新项目投资,以确保未来油气资源的产量增长。阿尔及利亚上游资本投资明显高于2014年,为该国近6年的最高水平,投资重点是西南天然气开发项目,带动全国2015年上游投资增长约25%。利比亚尽管国内政局动荡,主要受埃尼公司加快推进海上BahrEsSalam第二区块天然气开发项目建设拉动,投资仍然保持增长。

另一方面,部分国家受国内政局动荡和国际油价持续走低等因素影响,降低了投资水平。也门2015年投资水平较2014年大幅降低约25%。埃及尽管有Zohr气田发现成功大幅带动,并计划开展多个大型天然气开发项目,但整体上游投资仍大幅下滑约25%。沙特阿拉伯投资重点是部分成熟油田的稳产项目,上游油气投资总体下降明显,较2014年降幅约10%〜25%。伊拉克主要受低油价影响,联邦政府减少了上游投资预算。伊朗受国际制裁长期影响,加强上游油气投资能力有限。阿曼、科威特和阿联酋等中东国家则保持相对稳定,北非突尼斯上游油气资本投入也维持稳定。

2.3地区上游并购活动持续低迷

2015年,中东北非地区上游油气资产并购活动持续低迷,总数量不足全球上游油气资源并购活动总量的1%。

在中东地区,Genel公司1.55亿美元收购OMV公司在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剩余36%的天然气资产权益,是本年度该地区唯一完成的上游油气并购交易,交易完成后,Genel公司将获得该项目100%的权益,并将与自治区政府就修改项目的财税条款展开磋商。Occidental石油公司计划大规模剥离其在伊拉克和巴林等国家的油气资产,目前尚未有交易完成,但包括巴士拉石油公司在内的多家石油公司已表明参与购买的意向。

在北非地区,埃及是地区2015年上游油气资产并购活动的焦点,有多宗交易达成。其中,BP公司完成对DEA公司西尼日尔三角洲和西部区域深水资产的收购,获得了部分具有发展潜力的上游区块,DEA公司则通过资产剥离优化了财务状况。IRG公司和NT公司组成合资公司收购了TransGlobal能源公司50%埃及在产油田的权益,也是年内较有影响的资产并购交易。此外,阿联酋国家石油公司(ENOC)出资19.47亿美元,收购Dragon石油公司剩余46.1%的资产权益,获得了其在阿尔及利亚、埃及和突尼斯等国的油气资产控制权。

3 中东北非地区上游油气工业发展前景

3.1地缘政治风险仍将影响地区上游油气工业

在伊拉克,“伊斯兰国”极端势力仍对部分地区油气生产构成威胁,拜伊吉(Baiji)炼厂和伊拉克至土耳其管道(ITP)无法获得有效维修,预计2016年仍将关停,将持续影响油气工业发展。另一方面,在伊拉克中央政府与库尔德自治区政府之间,财政拨款及原油出口方式等争议问题仍没能有效解决,预计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将加大力度吸引外资,拉动地区油气资源开发和原油出口。

在也门,预计国内政局动荡在2016年内难以平息,将严重阻碍马里布(Marib)上游油气工业发展,并影响马西拉(Masila)原油产量增长。在联合国多轮调停无效,以及“伊斯兰国”极端势力与基地组织持续向该国渗透的背景下,预计国际大石油公司2016年将陆续退出也门上游业务。

在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主权争议地区,油气勘探开发活动按照两国现有协议已于2015年7月暂停,预计那里的油气生产2017年前将处于停滞。估计科威特在此区域损失的产量达25万桶/日,科政府不得不加强Ratqa油田的重油开发项目和部分海上油田开发项目,以保障未来产量平稳增长。

3.2一批重大开发项目可望在2016年获得进展

在沙特阿拉伯,瓦西特(Wasit)天然气项目将于2016年建成投产,计划将沙特阿拉伯海上Hasbah和Arabiyah两个天然气田产量输往国内。预计瓦西特天然气项目的建成投产将有效满足沙特阿拉伯国内能源需求的增长,特别是近年来持续攀升的夏季能耗,该项目生产的天然气可以替代部分石油燃料,从而能间接扩大该国的原油出口。

在阿联酋,道达尔公司2015年初获得与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的一个合资企业ADCO公司的10%的股权,计划开采阿布扎比的15个油田,合计产量可达160万桶/日;壳牌和BP也分别获得该合资公司的10%股权;日本国家石油公司和GS能源公司分别持有该合资公司5%和3%的股权。但由于阿联酋严苛的财税条款及高昂的合同签字费,该合资公司至今未能有效运转,预计2016年各方与阿联酋国家石油公司的谈判将继续,在当前低油价下,该国政府有可能做出让步。

在埃及,埃尼公司2015年12月与埃及国家石油公司达成协议,计划加快Zohr气田的开发进度。目前,埃尼公司已在该气田成功完成3口评价井,获得超过8亿立方英尺/日的试采气流,2016年Zohr气田一期开发项目可望取得较大突破。

在以色列,Leviathan巨型天然气田的开发工作2015年受到包括以色列反垄断机构公平交易局在内的多个国家机构的质询,导致项目前期建设准备工作停滞。经过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等政要的努力,预计该项目将于2016年再度启动,BG公司等表达了与其签署销售协议的意向。

3.3地中海东部将成为地区勘探热点

在当前市场低油价和持续动荡的区域地缘政治风险下,国际石油公司大幅削减了在中东北非地区的勘探投资,2015年区域内几乎没有颁发勘探许可证;同时,一些石油公司几乎放弃了在中东北非地区的部分勘探面积,这一现象在阿曼等国较为明显。2016年,预计这一趋势仍将继续,但地中海东部可能成为勘探活动较为活跃的区域。

埃尼公司2015年在埃及获得Zohr巨型天然气田发现后,计划2016年在此区域内进行新一轮资源评价和其他勘探活动;BP和道达尔等公司计划加强在尼罗河三角洲的油气勘探活动;除了埃及,道达尔和雪佛龙等公司还分别计划加强在伊拉克扎格罗斯造山带的勘探活动,以色列和摩洛哥等国也有石油公司计划开展新一轮勘探活动。

3.4石油公司调整地区上游资产策略

受国际油价自2014年下半年起持续走低影响,各类国际石油公司总体削减经营成本,缩小投资范围,持续提升经营质量与经营效益,上游资产策略普遍以剥离为主。但由于区域位置和地缘风险的特殊性,预计石油公司在中东北非地区的上游资产策略将出现差异化发展。

一批国际石油巨头为了优化资产结构,实施或取消了部分战略性资产剥离。其中,壳牌公司已于2016年1月基本完成与BG公司的并购,计划出售其部分在中东北非地区的资产,例如BG公司原有在突尼斯Hasrubal和Miskar两个气田的部分资产。但其原计划实施的对BG埃及天然气项目的剥离,则由于该项目可以丰富壳牌公司的全球天然气供给系统而终止。

部分中小型国际石油公司由于经营困难,预计将于2016年继续退出地区地缘政治风险和财税风险较高的资源国。埃及政府和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2015年都有拖欠国际石油公司合同款项的事件发生,已有国际石油公司表示,将退出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上游经营,预计本土石油公司将成为上述剥离资产的潜在买家。(作者:郝琦,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侯明扬,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

上一篇:中国能源500强——燃气篇(图)下一篇:《国际石油经济》:2015年俄罗斯油气工业综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