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中国能源战略与能源外交

来源:本站 日期:2015-10-12 浏览量:
中国就石油消费和进口总量来说,是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石油消费增速最快的国家。2004年和2005年,中国石油进口依存度分别为47.3%和44.5%。专家预测,到2020年,中国石油消费量与国内可供量的缺口将达2.5―4.3亿吨。如果中国的石油产量不能够大幅度增长,今后新增的石油需求量几乎要全部依靠进口,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大油品进口国。为了提高能源安全水平,中国制订了国家能源战略,其中参与国际能源合作,特别是参与与产油国的合作,被列为国家对外政策的重要内容。

能源战略的制订与能源外交的实施

中国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一直强调能源自给自足,并将本国的石油大量出口。进入90年代,中国的能源消耗迅速上升,最终导致了在1993年由石油净出口转为净进口。在这之后,中国开始改变自给自足的战略,有意识地通过国际市场来调节国内市场供需矛盾,并将以煤为主的能源发展战略逐步转向多元化的能源发展战略。随着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对油气需求的不断增加和供需缺口的逐步增大,政府对保障国家的能源和经济安全问题给予了特别的关注,考虑的最核心问题就是能源要保证国家的经济社会在一个中长期时段里能够顺利发展,能源供应不能出现大面积短缺。为此,中国明显加强了向海外要能源的全方位的战略合作力度。“十五”以来,中国利用国际油气资源的战略取得了重大进展。进入新千年,随着中国宏观经济发展对能源提出新的要求,中国政府开始制订能源安全战略和能源可持续发展战略。2004年6月30日,国务院通过了《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2004-2020年)》(草案),结合“十一五”规划的编制,制订出了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48字方针。其中除了强调要调整能源结构,加快发展核电、可再生能源和大力发展水电等内容外,还特别提出了将继续坚持扩大开放政策,按照“平等互利、实现双赢、企业运作、政府协调、广泛合作、多元发展,以诚相待,加强沟通”的原则,与世界各国、各国际组织和跨国公司加强和深化能源领域的对话与合作。为了配合能源战略的贯彻实施,中国展开了一系列富有成效的能源外交活动。事实上,中国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能源外交的运作,只是那个时候的能源外交趋于单一,把“筹码”主要压在了中东地区。进入21世纪以后,为了更好地解决能源瓶颈对经济发展的约束,中国提出了要多元化地利用国际资源,进口来源要多元化,通道也要多元化。为建立全球能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配合“走出去”战略的实施,中国从2004年起明显加强了对中东、俄罗斯及中亚、东南亚、非洲以及拉美等主要产油国的能源外交,效果十分显着。如:中国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石油的管道建设进展很快;通过10+3框架,中国跟东盟国家的油气合作进展顺利;中日韩三国加强了能源对话与合作;与非洲和南美的合作也取得了很大进展;在世界许多区域布点并在不少地方已基本扎下了根,等等。可以说,经过最近几年密集的和积极的能源外交运作,中国能源安全的国际环境进一步得到了改善。

构筑新形势下的能源外交战略

中国既是能源生产大国,又是能源消费大国。中国在诸如煤炭等传统能源上主要依靠国内供给,但是在石油和天然气方面则越来越成为世界上主要的消费大国。所以,中国能源外交主要针对的是石油和天然气的国际供应问题。作为世界主要石油和天然气消费国,中国石油的对外依赖程度将继续增加。由于资源禀赋和经济比较优势,世界油气经济一直是高度全球化的。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经济大国而言,无论是从短期还是长期考虑,解决油气短缺问题都必须要依靠合作开发全球能源。

――帮助中国经济进一步融入全球分工体系。合作开发全球能源的过程是中国经济进一步卷入全球化的过程。中国通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大量引进外资和对其消化吸收,已经成为“世界加工厂”和世界贸易大国。中国经济至少还要保持20年的高速发展,需要有长期的和平发展环境和能源供应保障。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外交的作用十分重要。因为当今的国际能源问题涉及的几乎都是世界大国和地缘战略重要的国家和地区,包括非常复杂的地缘政治、经济和战略互动,绝不是一个单纯的市场经济问题。开展能源外交就是要用和平的外交手段促进国内发展,依靠与世界建立起来的能源关系巩固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为此,中国应进一步发展与世界上主要国家和地区的能源关系,通过开展积极的能源外交来深化中国与世界的战略性分工。

――构建自己的全球能源外交战略。能源与能源安全问题是事关中国长期可持续发展战略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能否获得稳定的能源供应,确保国家能源安全,将直接影响到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前景。当前,中国能源外交所面临的国际能源外交战略环境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能源输出国的能源外交战略;二是能源进口国的能源外交战略。前者以能源为手段谋求国家的经济、政治、安全利益和全球战略利益,典型例子就是能源输出大国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利用能源作为战略武器谋取地缘政治利益,扩大国际影响力,甚至敢于向世界惟一超霸美国叫板。对于能源进口国,特别是能源进口大国,能源进口的安全,不仅关系到国家经济命脉、国家安全,而且关系到国家的全球战略利益和国内的社会稳定。在通过开展能源外交来保证进口能源安全方面,最成功的例子当属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美国。美国在全球能源战略格局中长期居于独霸地位,一直把控制全球油气产地和输送网络,操纵国际油气价格以及不断调整自己的石油战略储备,甚至不惜发动战争作为其国家战略目标和能源外交的战略任务。

当今世界,继发达国家之后,新兴的发展中大国如中国和印度等已成为能源进口大国、消费大国。中国更是随美国之后成为了世界第二大能源消费大国,能源安全、能源战略、能源外交战略,业已成为中国国家战略、国际战略的头等大事之一。然而,面对当前急剧变化的国际能源形势、国际能源争夺愈演愈烈的趋势,中国不仅要增强能源安全意识,而且要增强能源忧患意识,要有这方面的紧迫感和危机感。中国应该意识到目前已处于能源战略重大调整的关键时期,需要构建新的能源发展战略重点,尤其是要有与之相适应的能源外交战略。从理论上讲,能源外交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必须以国际能源战略为指导。中国作为能源消费大国,目前对外能源依存度为40%,未来15年的时间将会增加到60%,甚至更高。因此,中国急需制订自己的能源外交战略作为中国能源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能源外交战略的地理区位选择。目前,能源外交在中国外交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断上升。中国与俄罗斯、中亚、中东、非洲、南美等地区主要国家的外交关系都很好,中国的能源多元化战略短期内不会受到阻碍。从油气供应的角度看,中国能源外交需要确定和优先的重点国家和地区应当是俄罗斯、中亚和中东、以及非洲、澳大利亚和南美等与中国可能形成能源战略关系――油气供应国(生产国)和油气消费国之间互动的国家。来自俄罗斯、中亚,甚至中东的油气还可以通过中国到达日本和韩国等东亚国家。今后中国处于亚洲能源供应和需求国际体系的中心位置。为此,中国需要更进一步巩固和提升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政治外交关系。

总之,中国积极开展能源外交的出发点是分散各种风险,尤其是国际政治和安全风险。中国的目的不仅是避免受到某些国家在能源问题上的牵制,而且是为了可进可退。中国与世界多数国家建立各种新型的“伙伴关系”或者“战略关系”,积极倡导建设和谐周边、和谐地区、和谐世界、平等互利、共同发展的外交思想,必将有助于中国进一步实现油气资源的世界供应多元化。

上一篇:经济参考报:能源价格改革正当其时下一篇:能源“十三五”规划:多领域或酿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