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数字化转型获益数十亿美元 油气巨头BP是如何做到的

来源:石油圈 日期:2019-06-12 浏览量:

大约3年前,BP的上游高管齐聚一堂,认识到此次油价下行和以往有根本的不同。这是该公司“数字化之旅”的开始,如今,这一旅程正在为BP带来丰硕的成果。

BP现代化转型主管IanCavangh表示:“我们的行业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作为一名在该公司工作近29年,将整个职业生涯奉献于油气行业的资深人士,他以权威的口吻谈论了不断变化的环境如何重新定义21世纪的大型石油公司。

这意味着石油公司要在承诺降低总体碳足迹的同时,还要找到增加能源产量的方法,以应对具有争议的全球气候变化问题。BP应对这一“双重挑战”的对策是在电动汽车、太阳能和风能领域大举投资。

但更重要的是,大宗商品价格的周期性波动使BP意识到,他们必须拥抱数字革命:要么找到更多石油,要么以更低成本开采石油。

数字化人才为先

今年1月,BP宣布在墨西哥湾ThunderHorse油田发现了超过10亿桶石油,BP将这些发展归功于先进的地震成像技术以及数据处理技术,正是这些技术加速了ThunderHorse油田的发现。BP称,此前需要花费一年时间去分析ThunderHorse的数据,但现在这只需要几周。

BP采用的数字技术还有很多,包括墨西哥湾的一个大型数字孪生项目和一个旨在防止里海地区出砂问题的人工智能项目。

但无论技术发展到什么高度,数字转型最终还是一个关于人的问题。BP敏锐地意识到现代劳动力即精通技术的千禧一代,对管理层的期望早已超出了工资的范畴。他们更愿意在行动迅速、敢于打破常规不拘泥于现状的公司工作。

Cavanagh认为,BP很好地回应了千禧一代的心声。他说:“为了留住和吸引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无论是在行业内还是行业外,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如果没有正确把握这种人为因素,那么我们将陷入麻烦之中。”

改造BP意味着高管必须努力根除传统的、缓慢又繁琐的油气决策过程,并以现代管理的基本方法---“敏捷(agile)”决策法取而代之。

为了让快节奏的新的思维模式深入人心,2018年BP对2000名高管进行了新的领导力培训。现在正通过示范项目以及新的编程和机器学习课程,使这种思想逐渐渗透到BP的73000员工中。

在这一点上,我们很高兴的看到,中国国内的石油企业已经着手行动。例如,近期海油来博和海油集团公司人力资源部合力启动的中海油数字化人才先锋培训项目,即是希望从数字化理念到数字化技术等方面,培训和发掘数字化人才。

Cavanagh在休斯顿举办的OTC会议上表示:“如果你能真正发掘我们的工程师、地球物理学家、地球科学家和分析师的工作成果,那么你就能创造真正的价值。”

他和其他BP高管介绍了目前的最新进展:数字技术和为此配套的工作流程,已经为公司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成本节余和新的收入机会。

上述两种因素的结合对BP的海上项目的影响尤其大,该公司正在这些项目中寻找新的储量并同时降低开发时间。今年早些时候,BP表示他们只用了13周即标准时间的一半,就完成了墨西哥湾深水油井的规划和钻探工作。在Trinidad近海,该公司在4周内完成了钻井计划,与4个月的常规时间相比减少了75%。

减少直升机数量:通过使用海上平台的数字化版本,BP正在通过减少员工日常检修计划所需的运输成本来节省数百万美元除此之外,小改进带来的收益也在增加。在墨西哥湾的MadDog平台,BP通过改善供应链管理,在3周时间内节约了23万美元。该公司利用其平台的数字重建(digitalrecreation)技术,减少了派往海上平台进行检修的人员,此举在去年Trinidad的3个月内节约了45万美元。Cavanagh强调:“这不是在流程、质量和风险上走捷径,关键在于你如何将团队团结起来,更快地做出决定。”

加强合作打造创新生态

1985年英国石油公司溢油服务中心(BritishPetroleum’sOilSpillServiceCentre)从BP公司中独立出来,成为专业的溢油服务公司—OilSpillResponseLimited(OSRL)。如今OSRL已是世界上最大的陆海溢油处理公司。它不以赚钱为目的却收益丰厚,还坐享全球各大油气巨头的“上供”,它保持着世界石油史上惟一拥有自己的波音飞机编队的记录。

如果当初BP的溢油服务中心没有剥离独立出来,也许其命运会完全不同。

在如今的数字化转型浪潮下,这样的模式受到了更多的关注。例如,BP正在剥离并将推向市场的一家新型光纤数据解释公司和一个将在海上检修发挥主导作用的机器人团队。去年年底,BP高管批准成立了第一个创业孵化器,该孵化器采用BP自家技术,随后孵化的企业再从BP剥离为独立的服务公司,以便与其他公司开展业务,例如Lytt公司。

BP首席数字和技术官员AhmedHashmi表示:“孵化器项目的提出是因为我们看到了投资的价值。”

虽然大多数投资给了外部发明的技术,但是“走出去(venturingout)”的策略让BP有机会看看更广泛的市场能否支撑其创新并使其蓬勃发展。Lytt的服务围绕着分布式光纤数据解释展开。BP已经使用了Lytt背后的技术100多次,并表示,通过提前检测可能存在的问题,如出砂和井眼漏失,已经创造了1亿美元的价值。

在BP工作近7年的TommyLangnes被任命负责此次Lytt的分拆。Langes说:“这和我们从巨大的数据集中提取声音特征的概念是一样的。”他进一步解释说,为了减少需要传输的数据量,Lytt只寻找最重要的特征,挑出其中的关键信号,然后发送到云端服务器,分析软件对它们进行模式识别,最后向工程师反馈具有实际意义的可视化信息。

Langes表示:“这种光纤还可用作地震接收器,与人工地震结合,来获取井区的增强成像信息。”这一功能可以追踪海底油藏中的流场分布,使工程师能够调整生产计划,改善波及系数和延缓水窜。

Lytt是第一家从这个名为BPLaunchpad孵化器独立的公司,另外,这个孵化器内部还有其他四条业务线。

数字梦从理想照进现实

数字孪生,即物理系统的计算机模型,近年来已成为BP技术组合的宠儿。其中最大的项目之一是该公司2017年推出的,这个技术是通过建立生产设施的数字映射来模拟变化规律并找到提高产量的方法。

BP仅用了一年时间便将名为APEX的项目扩展到了其30项生产设施中。该公司表示,APEX能够将过去需要24小时才能完成的系统优化过程缩短到20分钟。在2018年,APEX使BP的基准产量每天提高了19000桶。

今年9月,BP宣布,他们已在墨西哥湾的四个生产平台上部署了一个独立的数字孪生项目。该项目被称为“井场运营顾问”,是与贝克休斯合作开发的,可以从任何位置实时监控数千个传感器。自推出以来,这个以流程为中心的分析平台已部署到阿曼和安哥拉的业务中。

BP还在全球近2500口油井中安装了传感器,将数据传入一个名为Argus的云平台,以便工程师们用其进行油井评估。在过去,油井评估既单调又耗时,需要长达一个月的时间来获取和解释必要数据,但现在Argus可以实时完成数据分析和获取性能指标等可视化工作。

BP希望看看认知计算能否帮助管理油井,与一家名为BeyondLimits的初创公司合作,并向其投资了2000万美元。目前,代号为“cognitivesandman”的第一次测试正在阿塞拜疆进行。

在NorthSea和Trinidad的项目中,BP开始与苏格兰一家名为ReturntoScene的公司合作,该公司利用原本为犯罪现场调查开发的技术,为海上平台进行数字重建。Hashmi说:“我们工程师可以远程访问这些数据,并在办公室里提前制定翻修和维护计划”

检修机器人已准备就绪

虽然维护海上平台外部结构与钻探新井无关,但它却是一项既昂贵又危险的任务。公司每年花费数百万美元来防止腐蚀,这项工作十分危险,需要工人用绳索吊在平台外侧进行作业。为了降低成本和风险,BP正在寻求使用机器人的可能。

在墨西哥湾,一名技术人员使用视频游戏控制器引导BP的新型履带式机器人绕过ThunderHorse钻井平台的钢壁板考虑到海上平台的构造,第一代检修机器人采用履带式结构,使用磁性履带沿着平台向下爬行,寻找和评估遇到的损毁和腐蚀区域。下一步要改进的是增加机械手臂,使其能够配合爬行机器人打磨钢材并在上面重新喷漆。

哈什米说:“2017年开始这个项目时,我们希望到2025年将检修成本削减一半。现在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做得比预期更好,新的机器人可能在2022年投入现场,并降低90%的成本。

上一篇:未来5年全球天然气需求年增速将达1.6%下一篇:天然气是解决亚洲空气污染的主要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