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LNG点供 各省严防死守 山东为何力挺?

来源:本站 日期:2016-06-20 浏览量:

5月23日,山东省住建厅下发《贯彻落实省政府加快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工作意见的实施方案》,“鼓励采取LNG、CNG 供气站作为过渡模式,建立完善天然气储备调峰站。”一反不少省份对“LNG点供”以安全之名持保留意见甚至查封的态度,山东省的“意外力挺”受到颇多关注,也让LNG终端感到些许惊喜。

对处在模糊地带的“LNG点供”,为何山东选择明确“力挺”态度?恐怕还得从天然气门站价格表说起。

打开国家发改委公布的各省非居民用天然气基准门站价格表,表格下方的注释用小号字体写的一句——“山东交气点为山东省界”,隐晦又意味深长地表露了山东省天然气市场的管输乱象。

竞争了,管输费竹节式加价,气价更贵了

尽管是业界眼中难得的标杆竞争市场——管道投建主体多元、管网建设速度快、气源方竞争供应、气量充沛、下游众多,但山东省在路由批复和准入机制上却常年处于失控状态,省内管输收费复杂(一网一核),特许经营权过碎。

“最早中石油、中石化进来的时候,省里有个态度叫作‘百花齐放、充分竞争’,就是谁来我们都欢迎。”一位熟悉山东市场的业内人士说。

上世纪90年代到2000年初,“山东现象”或“山东模式”常常成为新闻报端和学术研究热衷讨论的话题。也正是基于“百花齐放、充分竞争”的“搞活经济”思维,“山东模式”之下的山东经济增速在国内领先。尤其是当时山东省基础设施建设速度非常之快,公路路面里程居国内首位。在能源领域遵循同样的发展思路,山东省内的天然气管道投资主体多、建设速度快、管网密度大,如今山东省天然气里程达到6200公里,主干道47条。

完全放手的另一面,是管线整体规划的缺位。

由于管道支线主体多且交叉重复,加上地市山头林立的格局之下,省级主体基本选择妥协态度,因而只能采取管输费“一网一核”的繁复规则。“基本上是过一道主体的管线,就要收取一笔管输费用。”一位业内人士介绍,“都是真金白银的高投入,各主体都想收回投资成本。”

这才有了各省门站价格表中不同于其他省份的门站交气位置,国家发改委为山东省核准的主干线门站价格交气位置仅到山东省省界。管线进入山东省内之后,即便是从中石油和中石化管线上直接开口,气价也将重新核定省内管输费。

根据山东省物价局的说法,山东省各天然气输气干线最高门站价格等于“省界最高门站价格”加“省内管输价格”。山东省内各输气支线非居民用气最高门站价格又等于“干线最高门站价格”加上“支线管输价格”,即在各省基准门站价格表公布的价格基础上,额外要累计加上干线在省内的管输费以及省内支线的管输费。

冀宁线山东段和泰青威管线是供给山东的两条管道干线。前者所属中石油,后者为中石油和山东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山东国资企业)合资建设,两条管线在泰安实现交叉互联。然而由于所属投资主体的不完全一致,在2012年以前下游用户需要同时支付两条管线叠加的管输费用。直到2012年山东省物价局才取消了并不合理的叠加收费。而泰青威管道一线的管输价格也并不一致,线上潍坊以东的管输价格要高于潍坊以西,差价达到0.1元/方。

对于“山东交气点为山东省界”的设定,国家发改委给出的官方解释是,“由于山东管网建设投资主体较多,因此省内执行一网一核准,各管网运输价存在差异,均价为0.27元/方。”

其中均价0.27元指的是干线在省内的管输费均价。以2015年11月调价后的情况为例,山东省界的门站价格为1.98元/方,加上0.27元的均价后山东省内干线的门站价格达到2.25元/方,超过了各省价格表中价位最高的上海、广东的气价——2.18元/方。而干线在其省内收取的管输费0.27元之所以是“均价”,跟干线主体与当地物价部门的谈判结果有关。

干线之下再经过支线等不同管道主体管输环节的加价,山东省内的终端气价始终居高不下,其中管输部分甚至会占到整体气价的四到五成。于是,就有了工业用LNG供气站的生存空间。

不过,管道气的终端高气价并没有影响山东省内居民用气的普及。当其他省份还在城镇燃气规划中追求有些遥远的“县县通”时,山东省已经开始谋划“镇镇通”,实际上在临沂等地区已经实现了“村村通”。原因在于山东省作为炼化大省,居民在很长一段时期使用的是每瓶150-160元(油价100美金以上时)的LPG,而后再面对天然气的终端价位时的接受程度相对较高。对价格弹性接受度小的居民用气几乎占到了山东省天然气消费量近一半。

山东将自身管输环节形象喻作“竹节式加价”,相当于西气东输的“递远递增”式收费方法,与部分省份实行的管输费“同网同价”模式正好不同。

事实上,然而山东并没有实施“同网同价”的条件。能够实行“同网同价”的省份往往省级主体对于省内的管道具有很强的话语权,而山东的情况则是省国资主体不仅拥有的管道较少,且在干线上多为低于控股的份额。

管道气(中石油),LNG(中石化),够便宜就是好气

中石化和中石油在山东省内除了修建了自身的管道之外,还与两家山东省国资企业分别成立了合资公司来完成部分管线的投资建设。中石化和山东鲁信投资控股公司组建了山东实华天然气有限公司和山东省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前者负责中石化在山东局部地区的天然气销售。后者分工负责管道的建设运营,先后修建了济青线、胶莱线、胶日线、淄莱线和宣宁线1000多公里的管道。中石油则与山东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合资成立山东中油天然气有限公司和中石油山东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分别修建了沧淄线和泰青威线。

然而在上述合资公司中,山东省国资均未能达到控股比例。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在管道气和LNG之间,山东可能并不会有过多的倾向性。尤其在气量充沛的基本面之下,保证省内能源成本的竞争性,才是山东要做出的重要而务实的选择。

还未发力的市场前景、国内第二的经济体量、加上山东相对开放的市场态度以及原油接收和炼化基础,中石化和中石油均视山东省为战略市场。加之紧靠京津冀的沿海区位,两大石油公司注入山东的天然气气量非常充足,以至于到需要外输的地步。

中石化天津LNG外输干线的建设目的之一,就在于将河北管网连接山东管网,将山东充足的气源输送到京津冀沿线一带。同样中石化建设中的宁鲁联络线也意在将山东气源调配到用气紧张的长三角地区。

然而充沛到溢出的气源输入并没有匹配上相应增长的需求。山东省至今没有一家燃气电厂,近几年的雾霾状况也饱为堪忧。从济南、潍坊一带有济青线和泰青威两条管线平行而过,看上去气量供应充足,但沿线的环境状况依旧受到到访者的诟病。

煤炭资源禀赋,以及煤炭成本的经济性正是让“务实”的山东放缓了燃气电厂建设的步调。“煤电的低成本保证了山东经济在本轮经济下行中基本不受影响。”一位电力业内人士解释,“而且山东可以建设局域网,所以可以从山西拉煤和石灰石用铝土生成电解铝,用电成本在0.2元/度左右。”而这也保证了山东在省间成本的竞争优势。

经济性度量之外一个原因是,山东并不缺电。然而随着特高压、蒙电鲁送的落地,山东并不存在用电紧张的情况,因而山东省对推动燃气电厂并没有足够的积极性。

不过,雾霾的压力正在倒逼燃气电厂的进程,山东省长郭树清在参加2016年中国绿公司年会时还就此调侃过济南是“满城雾霾半城堵”,而不再是“满城山色半城湖”。据悉,山东省正在酝酿出台燃气电厂管理办法,未来燃气电厂项目将有望落地山东,这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加速山东的气化率水平。

中石化青岛LNG接收站在2014年12月投产,一期接转能力300万吨折合4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极大缓解了山东省的保供用气需求。然而在高油价时代签订的大量长协,让中石化青岛接受站在如何消化掉大量LNG的问题上碰到难题。据业内人士介绍,中石化青岛接收站的LNG基本处于亏本销售的状态,而且正将部分长协在公开市场挂出拍卖。如何在山东市场实现LNG对抗管道气的市场份额,恐怕也是中石化的棘手难题。

山东一直是中石化的传统地盘。早在2001年10月,由中石化率先提出的“气化山东”的工程项目即获得山东省政府批复立项,当时山东省还未与中石化、中石油成立合资公司。而后中石化与鲁信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成立的两家合资公司中,山东实华天然气有限公司负责承接中石化管道气在局部地区的统购统销。相对之下,山东国资企业与中石油并没有成立任何销售层面的公司,即中石油将销售系统牢牢控制在自身。

可以推出一种可能的情况是,山东也愿意配合更为廉价的中石化LNG竞争中石油的管道气市场。而且中石化青岛接收站的LNG分销仅由新奥和华恒配送,很可能是为了避开了与山东合资的管道气区域。

从这个角度,或许就不难理解为何山东省对LNG供气站的力挺态度。

特许经营权破碎,燃气商何以“抵抗”点供

值得注意的是,在准入机制缺乏之下造成的特许经营权过碎的一个结果是,下游城市燃气商分散难以形成对于LNG点供抢夺市场的集中反抗诉求。

据官方统计,山东省内的燃气公司超过200多家,其中昆仑能源41家、山东实华21家、港华19家、华润20家、新奥13家、中燃9家等。在山东省县一级范围,有时候出现三家或以上城市燃气公司共存的局面,甚至在乡镇一级也会出现几家燃气公司的情况。“这其中的可操作空间就非常大。”一位燃气从业人士评价。

为此,山东省住建部门早在2011年发布过一个通知,里面即有提及苦衷:

“任何地方不得越级、越权审批。管道燃气经营企业的经营许可,必须报经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审批,有利于从全省全局的角度,平衡全省燃气空间发展格局和行业结构,有利于燃气企业的健康有序发展,有效避免企业设立过多过滥……经营区域划分要讲究科学合理,要有一定规模效益,不准划得过小、过碎。”

“充分竞争市场从理论上是对的,但是管线的建设包括整体项目的论证,还得一个规划。”一位山东业内人士感叹。

讲究经济务实的山东,也正渴望对天然气市场的强势规制反弹。然而,下一步怎么做?是追求权益再分配,还是规范市场?或许期待山东也会有更为经济务实性的选择。

来源:南方能源观察 2016-06-16

上一篇:陕西省内多家天然气公司研讨“冬季保供”下一篇:宜宾市页岩气开发项目指挥部现场工作会在珙县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