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民资冷观油气混改:低油价非主因

来源:本站 日期:2016-07-21 浏览量:

本报记者 郭航报道

当前,混合所有制无疑是新一轮国企改革的关键一环,在能源、电力等垄断行业的推行更是重中之重。而继电力领域之后,石油天然气领域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在全面展开。

尽管油气体制改革方案还未落地,但打破垄断的混改实践却早已行动起来。去年10月国内油气上游领域首次通过招标向社会公开出让勘查开采权,目前中标的三家企业正在开展前期工作,争取年底前确定开发方案并于明年付诸实施,而第二批油气勘查区块的开放也已提上议事日程。

此前,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李朴民列出了2016年改革清单。其中包括,在电力、油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重要领域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示范,推进电力、石油、天然气、盐业等改革,继续深化电力、天然气、医疗服务等重点领域价格改革,完善价格形成机制,疏导价格矛盾,降低企业和居民负担。

据了解,《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已经于去年年底上报国务院,油气改革方案出台已进入倒数阶段,而涉及准入门槛设置等具体问题的配套政策也在制定中。尽管油气改革方案还未最终出台,但从去年以来两桶油都在逐步进行市场化改革。同时,多家民营油企也加速布局转型,希望能在油气改革中分一杯羹。

试点稳步推进

在去年7月份,国土资源部宣布公开出让6个新疆油气勘查区块,之后在当年10月正式投放5个区块招标,有13家企业参与投标,最终三家企业中标4个区块,1个区块流标。

这是国内首次向民资和社会资本开放油气勘探开发市场,标志着以新疆为试点的油气资源上游领域改革正式拉开序幕。

据了解,作为国家在油气领域先行先试实施改革探索的省份,新疆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在上、中、下游领域全产业链推进,主要改革模式是“99+1”、“90+10”、“80+20”等股权合资合作模式,即在合资合作过程中,地方国有资产占合资合作后新成立公司股份一般为1%、10%、20%不等。

按照目标,2017年底将基本完成驻疆央企属地法人注册与合资合作,而今年底要完成60%的工作。此外,还将引导疆内油服企业开展重组整合,年底前组建地方能源集团,进入中亚和北美等海外油气资源市场。

国土资源部地质勘查司司长王昆日前表示,未来将加快油气上游开放和市场化改革,以放开油气勘查开采市场为核心,增强市场活力,总结新疆油气勘查开采改革试点经验,加快向社会投放新的油气探矿权区块。此外,还要加大油气地质调查评价,重点开展新区、新领域、新类型油气基础地质调查评价,为后续勘探提供靶区,引导石油公司和社会资本商业投入。

“新疆地区油气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取得了成功,为整个行业在全国范围内的推广积累了宝贵经验。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引入社会资本和民营资本,有利于在石油天然气企业内部进一步构建由国有资本与其他社会资本和民营资本共同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实体,有利于通过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中圣清洁能源投资(江苏)有限公司大中国区经理陈海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指出。

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新疆已探索出几种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合作模式:第一,地方企业以参股的形式在油田区块、油气炼化、低效低产油田、管道建设等方面开展项目合作;第二,在一些新发现的油田区块以地方企业为开发主体,与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等大型企业在当地组建股份制公司共同开发;第三,大企业在疆的分公司改制为地方企业参股子公司,形成股权多元化的混合所有制公司。

“以前新疆的油气改革多停留在后端销售、炼油等产业链末端环节,此次拿出上游区块引资,说明改革真正涉及核心区利益再分配。混合所有制改革将向进一步打破行政垄断、管住自然垄断、放开竞争环节的方向推进。对于民营资本而言,是一个好机会。”金银岛信息中心能源部高级经理李凤莲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

改革难点不容忽视

按照国家对能源领域改革的总体部署,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从2014年就已经开始酝酿,到2015年年底才最终成稿上报。油气在我国能源结构中分量太重,油气改革涉及的面很广,也很敏感,有些方案必须做到不断地完善,改革的推进并非一帆风顺。

难点一在于上游准入标准亟待完善。努尔·白克力指出,改革的难点有很多,首当其冲要动刀的便是垄断程度最高的上游环节。一直以来,国内具有探矿权和采矿权资质的企业只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延长油田四家,原油进口权也集中于五大公司,这使得市场化竞争十分不充分,民营企业很难涉足。

中国石油大学教授董秀成此前在2016年石化产业大会上表示,“油气改革最大难点是建立准入标准,主要针对什么样的企业可以做勘探开发”。他将目前油气产业的市场主体分为四类,三大央企(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为了油气改革的上游领域适度集中,应当增加更多的市场主体。”董秀成说道。

有业内人士指出,油气上游领域的改革应当是更加集中,总的趋势是逐渐取消国有企业特权,包括矿权改革、开发招标制和地质信息共享等。

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汪民在2016年全国国土资源工作会议上明确表示,今年在加快推进新疆试点工作的同时,将在其他地区积极探索,严格区块管理,加大区块退出和竞争性出让工作力度。在此基础上,研究制定油气勘探区块竞争出让暂行规定,逐步放开上游勘查开采市场。

低油价下,民资持观望态度也是难点之一。“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一开始热情比较高,特别积极,认为能挣钱,但是在当前低油价的情况下,真正意识到要投入大量资金,而且盈利很有风险的时候,又表现出犹豫和踌躇。”一位业内人士说道。

陈海指出,随着国际原油价格的震荡下跌,中石油、中石化两大油田公司纷纷下调原油天然气生产量以及勘探开发的投资额度,导致目前已经开展合资合作的新公司受资金投资不足,减缓了勘探开发的步伐和原油加工速度,从而影响了合作之后企业的经济效益。

不过,有业内人士也表达了不同看法。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低油价并不是民资对混改采取观望态度的主要原因。商业模式、利益分配、国有资产评估等问题,是解决混改的关键问题。

此外,勘探成本提高,商业价值不具有优势这一难点也不容忽视。根据发布的2015全国油气资源动态评价成果来看,我国油气地质和可采资源量有所增加,但勘探开发的难度也在逐步增大。随着高品质资源逐步开采消耗,剩余的常规油气品质整体降低,80%是低品质、高风险类型。而且随着勘探开发对象的复杂化,资源隐蔽性增强,发现难度加大,施工难度增加,对技术装备水平的要求和勘探开发成本不断提高。此外,非常规油气资源具有现实可开发价值的比例不高。

李凤莲指出,由于石油、天然气开采是高技术、高投入、高风险行业,所以潜在的投资者需要有很强的专业能力和极强的抗风险能力。油气行业有着比较高的技术、管理、资金等门槛。油价的低位运行以及开采成本的增加,让一些投资者对其商业价值持比较谨慎的态度。

还值得注意的就是相关法律法规仍需完善。法律法规及配套措施还跟不上,指导行业发展的纲领性法规不健全,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油气领域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有分析人士指出,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发展关键在于产权的流动和保护,必须健全相应的法律保障体系和市场机制。从法律保障体系看,国家应进一步出台有利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法律法规。从市场机制看,要建立产权流转顺畅的市场运行机制,以确保混合所有制企业出资人投资收益最大化,从而促进产权的流动、重组,优化资本配置,提高运营效率。

值得欣喜的是,近日,《企业国有资产交易监督管理办法》(简称《交易监管办法》)公布施行。这是深化国企改革足以牵动全局的关键性行政规章,是全面推进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主要操作依据。

据了解,本轮国企改革环环相扣的流程大体如下: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核心是主动吸纳国内外社会资本,在国企内部实行国资与社会资本融合的混合所有制)为主要抓手,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现国企资产证券化(上市),继而进一步做大做强国企,最终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目标。按照此流程,油气领域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将迎来新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