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中国仍处深水油气开发初级阶段 两大制约因素待破解

来源:新华能源3月25日北京电 日期:2013-03-26 浏览量:
(和佳)深水油气资源潜力巨大,已成为世界各大石油公司竞争的一个热点领域。日前,由信息和数据分析公司(IHS)举办的“深水油气活动趋势及洞察分析”专题报告会在北京举行,会议就全球深水油气活动的前景,以及面临的勘探开发、钻井、装备、环保等技术和成本难题展开了探讨。IHS公司能源分析师在接受新华能源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亚太深水市场将有较大增长,中国仍处于深水油气开发初级阶段,发展进程取决于勘探进程,设备和人员是目前深水油气开发的制约因素。

深海诱惑

国际上通常将水深超过300米海域的油气资源定义为深水油气。深水是世界油气的重要接替区,近十年来,人们新发现的探明储量在一亿吨以上的油气田70%都在海上,其中一半以上位于深海。资料显示,全球深水区最终潜在石油储量高达1000亿桶。

与大陆架和陆上勘探钻井作业相比,深水作业的施工风险高,技术要求高、成本非常昂贵,但由于深水油气勘探储量规模大、产能高、回报高,促使各国不断地向深水“探宝”。

在中国,南海被认为有潜力成为继墨西哥湾、巴西和西非深水油气勘探开发“金三角”之后,世界上第四大深水油气资源勘探海域。

由于种种制约因素,我国海洋石油工业勘探开发的海上油田水深普遍小于300米,大于300米水深的油气勘探开发仍处于起步阶段。目前已有两座深水钻井平台在南海作业:中海油2011年交付的“海洋石油981”和中海油服去年购置的“南海八号”。

对于南海深水油气的开发,IHS能源分析师表示目前进展还不明显,仍需等待看是否有大“发现”,深水油气开发的进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勘探进程。

瓶颈待破

IHS能源分析师指出,目前制约深水油气开发的最大瓶颈在于设备和人员。一些深水设备供给有限,无法满足需求。深水船舶操作、深水铺管作业等对专业技术要求较高,行业亟须大量专业、有经验的人员进入。

另外,墨西哥湾漏油事故敲响警钟,“海洋石油981”吸取教训,为了保证深水勘探开发的清洁安全,除了配备世界通用的防喷系统外,还增加了在没有电控液控的情况下可以自动关闭的系统,一旦发生事故,可以及时关闭井口,避免井喷恶化。

环保投入将推高成本,如何在经济效益和环保收益之间取得平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油企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政策扶持、资金补贴或引发一系列问题,反而易将产业带偏,相较之下,更倾向政府制定法规和门槛,加强监管、完善奖惩机制,倒逼企业技术升级,提高效率。

他还提到,民资进入受限也是制约我国深水油气开发的一大因素。民资是推动产业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海上油气市场应进一步打开,引入竞争,让更多企业有机会参与。

IHS能源分析师表示,深水油气开发还面临着页岩油气、致密油气等非常规油气开发的挑战。

政策东风

据能源顾问公司DouglasWestwood最新发布的《2013~2017年全球深水市场预测》报告,2013~2017年,全球深水项目投资将升至2230亿美元,而2008~2012年该领域的资本支出为1120亿美元,5年将翻番。

瞄准海洋经济,国内政策早已做好准备。国务院日前印发了《全国海洋经济发展“十二五”规划》,明确加大海洋油气勘探力度,稳步推进近海油气资源开发,加强勘探开发全过程监管和风险控制。到2015年,争取实现新增海上石油探明储量10亿—12亿吨,新增海上天然气探明储量4000亿—5000亿立方米;海上油气产量达到6000万吨油当量。

我国将提高渤海、东海、珠江口、北部湾、莺歌海、琼东南等海域现有油气田采收率,加大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油气勘探开发力度。依靠技术进步加快深水区勘探开发步伐,提高深远海油气产量。《规划》中还提到,将重点发展海洋油气资源勘探开发装备。

面对机遇,IHS能源分析师提醒,企业要密切跟踪市场走势,关注深水设备的生产以及订单交付情况。保持市场敏感度,把握介入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