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如何构建中国天然气交易市场?


 201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下同)在《天然气利用政策》和《天然气发展“十二五”规划》分别提出,要“支持天然气贸易机制创新”和“研究建立国家级天然气交易市场问题”。
        尽管天然气交易市场在欧美已日臻成熟,但在中国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国内的相关研究和文献很少。笔者根据近几年对国外天然气交易和交易市场的研究,结合中国天然气市场实际,就中国天然气交易市场的建设与发展提出几点看法和建议。
 
1、天然气交易市场是天然气市场发展的必然结果 
        1.1 天然气交易市场的内涵与类别 
        天然气交易市场,国外也称市场中心或交易中心,是集中交易现货天然气的场所,大量的天然气买家和卖家在此进行天然气现货交易和交割商品天然气。 
        天然气交易市场有生产型、消费型和虚拟型三种类别。 
        生产型天然气交易市场是基于天然气管道枢纽的一个点,主要特点是其周边有大量天然气田或供给气源、数条天然气输入和输出管道以及储气库群,美国的享利中心(HenryHub)就是这种交易市场的典型代表。 
        消费型天然气交易市场附近通常有巨大的天然气消费市场,是数条不同来源的供气管道的汇集点,同时还有各种储气设施,如芝加哥天然气交易市场。 
        虚拟型天然气市场是由输气管网构成的一个区域,用一个虚拟的点来表述,如英国的国家平衡点(NBP)。 
        1.2 天然气交易市场的形成与发展 
        天然气交易市场是在放松天然气工业管制,天然气交易方式发生转变后,逐步形成和发展成熟的。美国是最早建立天然气交易市场的国家。上世纪80年代初,在放松包括井口天然气价格控制,并实行天然气管道第三方准入制度之后,美国开始出现天然气短期交易、现货交易和天然气管输容量交易。 
        随着美国天然气市场不断放开和天然气现货交易量的增加,以全国各地输气管道枢纽为核心逐渐形成了许多天然气交易市场,开展天然气商品交易、储气交易并提供天然气输供等相关服务。 
        继美国之后,加拿大、英国和西欧部分国家也开始建设和开发天然气交易市场。现在,北美是天然气交易市场最多和最集中的地区,共有38个,其中美国29个,加拿大9个。大部分西欧国家都建立了自己的天然气交易市场。受天然气供应源、管道基础设施和地域范围限制,大多数西欧国家只有1个天然气交易市场。 
        1.3 天然气交易市场的地位与作用 
        目前,天然气现货交易已成为北美和欧洲主要的天然气交易方式。美国几乎全部、英国60%以上的天然气消费都是通过天然气交易市场采购。美国的享利中心和英国的国家平衡点是全世界最知名的2个天然气交易市场。其天然气现货交易价格已成为北美地区和英国乃至西欧天然气交易价格的参考基准,是进口管道气和LNG的定价依据之一。 
        天然气交易市场最重要的作用是发出关于天然气市场价值的有效价格信号。天然气交易价格取决于然气市场的供需平衡,如产量、库存气量、气候条件、自然灾害、突发事件等,及其短期预期、替代能源的价格变化等,从而使天然气定价变得更有效率。 
        此外,在保障和稳定天然气市场供需和发展方面,天然气交易市场还具有以下作用: 
        1)满足天然气用户长期合同或当年合同气量的不足。 
        2)满足用户在特定时间和特殊市场条件下的特殊需求。 
        3)应对突发事件,如气候剧变、自然灾害、事故、替代然料供应紧张等所引发的天然气需求急剧上升。 
        4)增加供气的安全性和灵活性。 
        5)促进竞争,降低交易成本,繁荣市场。
 
2、中国需要建立天然气交易市场 
        2.1 推行灵活、多元的天然气交易方式,保障供应安全 
        我国现行的天然气交易形式单一,天然气交易合同和供用气条件缺乏灵活性,价格执行国家规定的固定价格,难以适应因资源、市场和季节等条件变化而引发的天然气供需形势变化。天然气交易市场灵活的天然气供应机制和市场化价格既可及时满足用户的天然气需求,又能刺激天然气的生产、供应或进口。 
        2.2 优化资源配置,提高天然气利用效率 
        天然气交易市场可以满足价格承受能力较强,产品附加值高的用户需求,促进资源优化配置。市场化的价格机制也能促进社会各界认识天然气的真实价值,推动用气企业节能技改并加快产品的升级换代,提高天然气利用效率。  
        2.3 发现天然气市场价值和天然气真实需求,规避天然气价格风险 
        天然气交易市场的天然气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具有强烈的相关性,是天然气当前市场价值和市场需求的真实反映,有助于理顺我国天然气价格水平,推动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改革,而且供气方可以据此有效地组织天然气供应,需求方也可合理安排生产经营和制定发展战略或规划,避免价格信号失真带来的风险。 
        2.4 争取进口天然气价格谈判主动权,谋求国际天然气市场和天然气定价话语权 
        在世界三大天然气区域市场中,只有亚太地区没有建立区域性的天然气交易市场或交易平台,也就无法形成国家或区域的天然气市场基准价格,从而对缺少国际天然气交易定价的话语权和主动权,致使地区内的天然气(LNG和管道气)进口与其他地区形成溢价。 
        建立国家级天然气交易市场,形成中国乃至东北亚天然气市场基准价格,具有重要的政治经济价值和战略意义。 
 
3、中国已具备建立天然气交易市场的基本条件 
        经过10余年来的快速发展,我国现已基本具备建立天然气交易市场的资源供应、市场需求、管道第三方准入和放松价格管制等必要条件。 
        3.1 天然气供应量和供应能力大幅提高,有可供交易的天然气量 
        2013年,中国天然气市场供应总量(包括国内产量和进口量)达到了1710×108m3。预计到2015年的天然气市场供应量将比2010年翻一番,达到约2200×108m3。 
        随着2014年5月达成的中俄天然气贸易,2020年中国天然气供应有望超过3500×108m3。 
        3.2 天然气供应源及供应商趋于多元化,基本达到了天然气交易市场的供应竞争条件 
 
        目前,中国天然气市场已形成了国产陆上气、海洋气和LNG,进口管道气和LNG的多元化供应格局(图)。除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三大石油公司外,地方石油公司、浅层气公司、煤层气公司、煤制气公司、LNG生产公司、页岩气勘探开发公司等中小型天然气生产商也在向市场供应天然气。 
        3.3 已实现天然气跨区域调配,可以保障天然气交易的气量交割
        2013年,中缅天然气管道工程成功投产运营并与西气东输二线的中贵线连通。至此,中国不但实现了两个陆上天然气进口通道的相互连接,同时完成了西北、西南管道气与东北和东南沿海LNG 气源的互联互通,形成了覆盖全国主要省区的骨干天然气输送管网,跨省和区域的天然气资源调配成为现实。 
        新疆、川渝地区、北京、陕(西)甘(肃)宁(夏)地区、广东、上海、沈阳等地已经逐渐形成我国重要的天然气管道枢纽或天然气供应集散地。 
        3.4 天然气市场需求旺盛,用户有购买现货天然气的需求 
        在我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和社会不断进步的推动下,市场需求量不断增加。局部地区在冬季天然气消费高峰期或突遇气温骤降时,天然气供应较为紧张。在天然气供应受限的情况下,用户或希望增强天然气供应的灵活性,以市场价格购买更多的天然气。上海石油交易所推出LNG 现货交易后,市场反应积极,交易量稳定增加。 
        3.5 国家政策支持,开展天然气现货交易的时机基本成熟 
        2012年,发改委颁布了新的《天然气利用政策》,能源局发布了《天然气发展“十二五规划》,并以上海石油交易所为平台,牵头发起了迎峰度夏LNG 现货交易;2014年初,发改委和能源局相继出台了《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营管理办法》和《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监管办法(试行)》,解决了制约天然气现货交易的管道第三方准入问题;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发改委在2013年对天然气价格机制进行了拟市场化改革,为实行天然气现货交易创造了条件。 
 
4、中国天然气交易市场应循序渐进,分步建立和发展 
        4.1 中国天然气交易市场建立路线 
        虽然我国已初步具备建立天然气交易市场的基本条件,但近中期内我国天然气市场供应仍将以三大石油公司为主导,实行天然气供应和管道输送一体化经营,天然气价格仍在国家的掌控之中,要一步到位建立起国家级天然气交易市场是不现实的。应先进行顶层设计,制定合理的建立和发展方案,积极稳妥地推进实施。 
        根据我国天然气工业运行机制的现状和改革目标,以及国家的天然气价格政策,中国天然气交易市场宜以双方协商天然气现货交易为切入点,采取循序渐进、试点推广、分步发展的办法,分阶段、分层次建立和发展,如图所示。
  
        其中,天然气交易价格视交易方式和交易市场的发展,采取从协商定价和最高限价的方式转向市场竞价和供需决定价格的市场化价格机制。 
        4.2 双边协商天然气现货交易及其实施 
        双方协商天然气现货交易就是根据用户需求量和供气商的供气能力,通过协商,在双方长期或年供销合同的基础上新增的一个短期供气协议,满足用户在特定时间段(如冬季)的特殊用气(如调峰用气)需求,天然气交易价格由双方协商,或规定最高限价。 
 
        先利用进口气、国产增量气以及价格不受监管的海上天然气、煤层气、页岩气、煤制气等非常规天然气开展天然气现货交易,逐步扩大到所有天然气,表是协商天然气现货交易框架。 
        作为我国一种全新的天然气交易模式,推行天然气现货交易需要先选择条件成熟的地区试点,然后在天然气主产区周边市场和成熟的区域市场推广。其中,川渝地区、北京市和上海市是率先开展天然气现货交易试点的最佳地区和城市。 
        一是这三个区域市场都有现货天然气购买需求; 
        二是它们是目前国内最大和最重要区域天然气市场或消费中心; 
        三是供气商多、气源结构多元(既有国产陆上气和海上气,也有进口管道气和LNG); 
        四是管网健全发达(川渝地区),或是多管道的集散地或汇集点(上海市和北京市)。 
        4.3 区域天然气交易市场的建立与交易 
        4.3.1 区域天然气交易市场定义 
        区域天然气交易市场是通过一个网络电子交易平台,集中进行某个区域市场范围内的天然气现货交易。 
        这个天然气区域市场可以是多条管道、多气源的交汇点、天然气交易的交接点或天然气集散地,有一定的储气能力和天然气调配能力及手段;也可以是一个省、市或多省构成的有一定规模的区域天然气市场,通过电子交易平台成为一个虚拟的天然气区域市场。 
        4.3.2 区域天然气交易市场功能与作用 
        ①规范天然气现货交易管理; 
        ②交易公正透明,交易通过天然气电子交易平台公开竞价形成; 
        ③交易信息公开,由专门媒体次日公布天然气成交信息; 
        ④天然气交易市场化,发现天然气实时市场价格,促进天然气供应侧的竞争,满足本区域市场的天然气需求量。 
        4.3.3 建立方式和地点 
        可由区域内管道(管网)的拥有方(或管理方)独立构建,也可以以管道(管网)拥有方为主,联合天然气生产公司、大型用户和地方政府、交易所等建设。从全国各区域天然气市场规模及其成熟程度、气源供给、管道(网)基础设施建设情况和地理位置考虑,区域天然气交易市场先期可选择在北京市、上海市、川渝地区和广东省等4个省(市)、地区建立。 
        4.3.4 交易框架 
         
        区域天然气交易市场交易框架如表所示。 
        4.4 培育和建立国家级天然气交易市场 
        通过有目的的培育、建设和推动,将国内某个区域天然气交易市场发展成为国家级天然气交易市场,进行全国范围内重要天然气交割点的管道天然气现货交易和LNG现货交易。同时,积极吸引国外天然气生产商、供应商、进口商、用户和交易商的积极参与,推升现货天然气交易量,增加交易品种和流动性,使之成为与英国的国家平衡点、美国的享利中心并立的中国及东北亚天然气交易市场,进行东北亚地区(中国、日本和韩国)的LNG和过境管道天然气的现货交易,从而完成中国天然气价格市场化过程并融入国际市场。 
        国家级天然气交易市场的跨区域和跨国天然气现货交易,有助于形成中国乃至东北亚地区天然气市场的基准价格。这个基准价格既可作为中国各区域天然气交易市场的价格基准,也可作为中国、日本和韩国三国进口管道气和LNG 的参照价格,摆脱亚洲天然气进口溢价。 
        作为国家级天然气交易市场,应该是地理位置优越、气源供应多元、天然气基础设施完善、天然气现货交易量大、流动性好、天然气消费量大的区域市场。并且,为适应跨国贸易和结算,还应该有较高国际化程度和完善的国际金融服务体系。由此可见,上海市是最适合建设成为我国国家级天然气交易市场的城市。 
        4.5 适时推出天然气期货交易 
        天然气期货交易必须以成熟的天然气现货交易为基础。从期货交易品种上市的基本条件看,中国推出天然气期货合约交易还有很长路要走。但可以未雨绸缪,提前进行中国天然气期货合约和交易框架的筹划和准备,在国家级天然气交易市场的建设和发展过程中,根据市场发展和需求在国内期货交易所适时推出天然气期货合约交易。 
 
5、政府应对建立天然气交易市场提供法律法规和政策支持 
        5.1 建立天然气交易市场需得到政府管理部门的批准或认可 
        国家的政策支撑和行政批准,是中国天然气交易市场建设和健康发展的关键,包括逐步放松天然气行业管制,许可开展管道天然气现货或短期交易,支持并批准建立天然气交易市场等。 
        5.2 制定相关的管理办法、制度或规定,设立监管部门 
        为规范市场管理,明确交易各方的权利、责任和义务,政府主管部门需要针对天然气现货交易及天然气交易市场制定出台相关规定和管理办法,并设立市场监管部门。 
        5.3 进一步放松天然气价格管制 
        建立天然气交易市场需要进一步放松天然气价格管制。净回值定价和存量气与增量气分别定价已迈出了价格改革的关键一步,应在现行天然气价格政策的基础上,允许油气田增量气和进口管道气按市场价格或协商定价进行现货交易,并逐步扩大至存量气,借助市场手段推进天然气价格市场化。 
        5.4 确定交易天然气的类别或指标 
        2012年9月1日,2012版《天然气强制性国家标准GB17820—2012》正式实施。由于新标准中的一类气、二类气和三类气在热值、总硫含量和二氧化碳含量等多项指标上差别较大,为维护购销双方权益,政府相关管理部门还需要规定商品天然气交易与天然气气质标准的关系,确保交易的公平和公正。 
        5.5 改革天然气交易计量方式
         随着管道联网、境外天然气(LNG和管道气)的大量引进和用户消费理念的成熟,我国天然气体积计量方式开始显现出其不适应性。要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和权威性的国家级天然气交易市场,需要采用国际天然气贸易和大多数国家通行的天然气能量计量和计价收费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