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高油价下天然气产业链发展及低油价来临

1998— 2013年国际原油价格一路上涨, 即期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从12.72美元/桶上升到108.66美元/桶, 期间虽然经历了3次下跌, 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涨势。2014年上半年国际原油价格继续保持高位, 月均价108.83美元/桶。油价不断上涨促进了天然气产业链的发展, 从1998年到2013年的15年间, 全球天然气产量和消费量年平均增速分别为2.75%和2.70%; 相比之下, 原油产量和消费量年平均增速仅为1.10%和1.36%。从价格的角度分析, 这段时期即期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累计上涨7.5倍; 而天然气价格则未能上涨如此多, 其中日本LNG价格累计上涨430.20%, 德国平均进口天然气价格累计上涨362.23%, 英国NBP天然气价格累计上涨470.13%, 美国Henry Hub天然气价格累计上涨77.88%, 加拿大天然气价格累计上涨105.70%。这部分是因为天然气供给增加导致原油对天然气的价格比上升。美国和加拿大天然气价格表现出明显不同, 2008年以前天然气价格与其他地区走势基本一致, 其后逐渐“ 掉队” 。这与北美地区页岩气的成功开发利用分不开。

不同地区天然气产业链发展程度不同。美国、欧洲的天然气产业链已经步入成熟发展阶段, 前者已经形成竞争型结构, 后者正向竞争型结构过渡; 巴西、印度的天然气产业链发展与中国同处于快速发展阶段, 也同属垄断型结构, 且目前正在积极推动向竞争型结构方向改革[。笔者主要以美国、欧洲及中国的天然气产业链为代表分析油价对于天然气产业链的影响。

美国天然气产业链发展至今已非常成熟, 拥有世界上最大天然气消费市场, 上世纪80年代后期, 储采比逐渐下降, 开始担忧天然气供应, 但页岩气的开发利用改变了这一形势。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 2007— 2013年, 美国页岩气井的产气量占天然气总产量的比例从8%上升到40%, 天然气进口依存度也从16.4%下降到5.0%; 2014年页岩气井的产气量占天然气总产量的44%, 天然气进口依存度为4.4%。同时, EIA预计, 到2017年美国将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 且未来高油价条件下的天然气净出口量将是低油价条件下的3倍。“ 页岩气革命” 不仅逆转了美国作为能源进口国的地位, 也影响了世界天然气市场和能源结构。得益于非常规天然气尤其是页岩气开发技术的突破, 2009年美国以5 840× 108 m3的天然气产量首次超过俄罗斯, 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这也激发了一场全球范围内的非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浪潮。然而, 非常规天然气资源相对于常规天然气资源来说品位较低, 如页岩气就具有单井产量低、采收率低、投入成本高、产量递减快、生产周期长等特点。基于此, 非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需要有一定的条件, 而这一时期的高油价期恰好成为重要的因素之一:①高油价让油气公司利润大幅增加, 有富余资金投向上游勘探开发。②高油价及相对较高天然气价格所带来的收益, 其对高成本的非常规油气开发支撑力较强。③非常规油气的勘探开发作为这一时期的投资热点, 有意启动此类项目的公司较易获得资金等方面的支持, 不少能源公司通过借债、发行股票和债券及其他方法筹资。从复兴资本报告(Renaissance Capital Report)2015年能源行业IPO的统计数据及即期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可以看出(表1), 高油价时期能源行业的IPO较为活跃, 涉及金额较大, 而其中油气生产和天然气输配等项目占了绝大多数。

欧洲天然气产业链在世界天然气产业链, 尤其是下游市场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5》, 2014年欧洲及欧亚大陆地区共消费天然气10 096× 108 m3, 是北美地区的1.06倍, 中南美洲的5.94倍, 中东地区的2.17倍, 非洲的8.41倍, 亚太地区的1.49倍。欧洲天然气产业链虽然起步不如美国早, 但发展速度极快。近年来, 欧洲也十分重视页岩气的开发利用, 其主要原因是:①欧洲想降低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 加强国家能源安全; ②刺激经济增长和就业; ③在发电领域寻求比煤炭更加清洁的燃料。从1998— 2013年欧洲及欧亚大陆地区原油及天然气消费量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和原油价格等数据可以看出(), 在这段高油价时期, 天然气消费量在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中的占比总体呈上升趋势, 原油消费量占比总体呈下降趋势, 且从2004年开始, 天然气的占比超过了原油。

表1 2011— 2015年美国能源行业IPO表

中国天然气产业链经过几十年的发展, 目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1956— 1997年是中国天然气产业链的引入阶段; 1997年9月以陕京管道一线投产为标志进入快速发展过渡阶段; 2004年底以西气东输管道一线的全线正式投产为标志进入快速发展阶段。由于中国是天然气资源相对贫乏的国家, 需要加大天然气进口。到2013年, 中国天然气进口量已经从2006年的10× 108 m3迅速增长到518× 108 m3。由于亚洲天然气与油价挂钩程度高, 中国天然气的进口成本是相对较高的。中国政府为了尽快培育天然气下游市场, 曾长期对国内市场的天然气定价较低, 导致价格“ 倒挂” 现象严重。对比国际油价不断上涨, 天然气经济性显著, 它对液化石油气(LPG)、汽柴油、燃料油等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替代。根据《中国能源统计年鉴》的数据, 2000年石油在中国能源消费总量中的占比为22.9%, 天然气为2.3%; 2013年石油占比下降到18%, 而天然气上升到5.6%。2014年6月《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 2020年)》提出, 到2020年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达到10%以上, 并提出大力发展天然气。

在高油价的带动下, 除了众多国家和地区的天然气产业链都有极大的发展外, 在国际天然气产业链上还有另一大亮点— — 液化天然气(LNG)。LNG这样一种贸易方式在很大程度上突破了传统管道输气对天然气流通的局限, 推动了天然气在全球范围内不同市场间的高效流通。根据GIIGNL《The LNG Industry 2015》中的数据显示, 到2014年, 全球LNG贸易量达到了239.2× 106 t, 全球天然气年名义液化能力已达到298× 106 t, 年再气化能力751× 106 t, 有30个进口国家及地区和19个出口国家。

随着天然气运输能力的增强, 地区性的天然气市场正在朝全球性方向发展, 区域天然气“ 价格孤岛” 正在逐步消失]。天然气市场与原油市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 但还是原油市场对天然气市场的影响相对更大一些。一般说来, 天然气与原油市场主要通过两条路径发生联系:①天然气与石油及其制品的竞争替代关系, 如燃料油、液化石油气等; ②天然气与原油争夺勘探开发的资金。通过这两条路径, 天然气与原油在供需和价格上相互影响。在高油价的环境下, 通过第一条路径消费者对相对便宜的天然气有更强的消费意愿; 通过第二条路径开发生产石油对油气公司来说更加有利可图, 天然气供给偏紧。天然气市场供需上的不平衡推涨了天然气价格, 也促进了天然气产业链各环节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