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低油价对天然气改革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中国天然气产业链2004年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后, 政府相关部门试图重点推进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的改革, 并开始缓慢转向天然气产业链结构改革(又称天然气体制改革), 使其最终向竞争型产业链结构推进。
     价格形成机制改革开始于2005年。经过10年的努力, 在省级门站环节建立了非居民用天然气的“ 理想起步价” (指在某一时点上, 天然气价格与可替代能源价格相对合理的比价关系), 并进行了省级门站价与替代能源价格联动的尝试, 和试图放开天然气直供用户(化肥企业除外)用气门站价格, 由供需双方协商定价等; 但整个价格改革基调始终是政府模拟市场。从产业链结构意义下观察, 在这10年中只进行了一些小步、增量性的改革。直到2013年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三中全会, 才开始对天然气产业链结构改革整体谋划, 将产业链结构改革置于价格形成机制真正的市场化改革之前, 强调前者对后者的决定作用, 突出以前者改革达到对后者改革的目的[48]。但作为天然气体制整体改革方案, 目前仍没有推出。
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均仍处于深度调整中, 经济恢复起来需要一个过程。短期内, 国际油气价格难以大幅、持续上升, 中国的进口气价缺乏上升动因。2014年后国内天然气整体进入供应宽松期, 国内主要石油公司受现金流制约, 有更大动力优化自身资产。同时, 中国煤炭价格再难大幅、持续上升。党的十八大也凝聚起了改革共识、谋划顶层设计。这些都为加快推进天然气产业链结构改革、建立现代能源市场体系提供了难得的改革“ 窗口期” , 成为结构改革能否早日释放红利的关键。
     低油价对于天然气产业链结构改革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其中主要是国内天然气市场消费动力严重不足, 如何消化在高油价和预期油价上涨时期签订的长期进口天然气成了更突出的难题。低气价、低速增长的市场预期, 使新的市场主体进入产业链上游的动力不足、驻足观望, 国内主要石油公司更担心资产流失。2013年后, 一再推迟的第三轮页岩气探矿权招标等就是反映。天然气管道、LNG接收站利用率不足, 也使得这类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下滑, 这也使尽快实施产业链中游“ 网运分开” 的决策难做。可以说, 适度低油价, 有利于天然气产业链结构改革; 但过低油价, 将使改革难以大幅度、快速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