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气荒”:政府之手应更多发力

来源:《中国能源报》 日期:2018-04-19 浏览量: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石油上游业持续发展。国内原油年产量由1.04亿吨增长至现在的2亿吨左右;天然气年产量由137亿立方米增长至1400亿立方米以上;境外权益油由0增长至1.5亿吨,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40年来,我们一直围绕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目标而努力。在这过程中,人们日益感到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正在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但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的作用没有得到相应增強。

本采暖季,全国多地闹开了“气荒”,暴露了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在“集中高效统筹全局,实实在在谋划未来”上的不足。和老牌市场经济国家相比,在辨证地对待“两只手”的作用方面,我们在认识上有误区,在实践上有差距。

荷兰世界上主要天然气生产国之一,1959年在本土发现格罗宁根特大气田,储量25000亿立方米,年产气800亿—900亿立方米。荷兰政府隨即规定“该气田应该在下述前提下生产:它不能扰乱国家的能源供应,而且要尽可能多地为荷兰经济做出贡献”。为了避免在能源上对外国,尤其是政治上不稳定国家的依赖,荷兰实行了著名的“小气田政策”(small fields policy),即让260个小气田充分生产,而将格罗宁根气田保留一半的生产能力,作为“调峰”和“应急”之用。

我国上世纪六十年代曾将大庆喇嘛甸油田作为“战备油田”,后于七十年代末开发动用。之后,我国再没有储备油气田。近年来,虽然建了一批储气、储油库,但容量有限。其实,库储远不如保存部分富集高产油气田的生产力更安全、更经济。

油气是不可再生资源,高效开发、节约利用是许多国家遵循的基本国策。

美国、加拿大号称是最自由的市场经济国家,但是,它们对油气开发的管理十分严格,一直管到单井产量、油气田的釆收率以及油(气)田废弃的核准。为了保护和协调各个油公司的利益,它们在防止“盗采”上也有许多有效的举措。

我国自从1988年撤消石油部以来,国家层面基本未涉及这些领城。目前的政府主管部门在提高采收率和积极动用80多亿吨、5万多亿立方米探明未开发油、气储量(大体相当全国十年累计探明储量)这两个最现实的提高经济效益领域,基本没有作为;在执行“国内为主、国外补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方针上,认识上有偏颇,国内勘探开发工作力度不够;在稳定东部老油区这个战略问题上局限在喊喊口号;在上游业的发展方向上,厘不清“战场与战场”“阶段与阶段”的关系,抓不住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牛鼻子”。

另外,我国现有的法律法规对石油上游业的特性考虑不够,尤其对石油开发阶段缺乏调适能力。能源主管部门变动过于频繁,而且未能在认真分析历史经验教训基础上,用法律来确立新主管部门的职责和权力;机构重组时,原有主管部门的骨干很少进入新部门,影响了工作连续性;新的主管部门对石油业缺少系统深入的调查研究。

反观美国,不仅有完备的石油法律法规,而且政府管理机构长期稳定。以油气矿权管理为例,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一直由内政部负责;最重要的油气生产地德克萨斯州由铁路委员会管理。有力地制止了“乱开滥采”,实现了“由大乱到大治”的转变。美国“保持管理机构稳定,‘重实不重名’”的做法值得借鉴。

以目前我国油气消费和生产增长速度来看,2030年以前,对外高依存度的状态不可能有根本性的改变。为此,无论“调峰”还是“应急”,建立強有力的油气储备体系势在必行,这是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这不是多修几座储气、储油库的问题,而是从国情出发,统筹“多能互补”,统筹油气生产与储备,统筹国内外“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系统性问题。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只有举全国之力才可能建成,离开了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有效作为是不可能实现的。

来源:《中国能源报》 2018年04月16日   查全衡

上一篇:协同供储运销 消除“气荒”“荒气”下一篇:李健: 以市场化助力天然气产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