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特朗普的能源独立 对中国的启示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日期:2017-06-16 浏览量:

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石油安全是中国能源安全的关键所在。要真正能够回避国际油价大幅波动的影响和保障中国能源安全,除了加快石油战略储备,加强非常规油气生产,促进石油进口多元化,还需要对石油消费进行替代]

今年3月底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能源独立行政令,旨在消除政府对能源领域不必要的监管。该行政令撤销了此前减少新建燃煤电厂二氧化碳排放的规定,并要加大化石燃料的开采以推动就业。美国一直努力谋求的能源独立,由于其近年在页岩油气开发方面令人瞩目的成就,已经见到成效。

美国能源独立的目标,早在能源(石油)价格高涨、国际局势动荡的尼克松时代就已提出。尽管历届政府谋求能源独立的思路和具体手段有所不同,但本质目标都是为使进口石油依赖减少或降低到对国家能源安全和经济稳定不造成较大影响的程度。目前,特朗普的能源独立政策希望增加美国石油产量且减少石油进口依赖度,保障能源供应安全。更具体说,是通过注重美国本土油气资源开发,放松油气开发监管,鼓励企业在大陆礁层钻探石油。

近年来,由于在钻探技术方面的创新,美国石油产量和效率大幅提高,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2015年美国原油产量为942万桶/日,比2008年增加了约88.4%,是1972年以来最高水平。2016年受油价持续低迷的影响,美国原油产量有所降低,大约为887万桶/日。这样,2016年美国石油产量为1235万桶/日(包括原油和其他石化产品投入的成品油),石油净进口量为487万桶/日,石油需求量为1963万桶/日,其进口依存度降至25%。

替代能源的开发的确助推了美国实现能源独立目标。美国页岩气爆发式的增长引领本国乃至全球天然气供给的强劲增长。2009年美国超越俄罗斯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随后美国天然气供需缺口逐年缩小,至2015年美国天然气供需缺口仅为107亿立方米,基本上供需平衡了。可以预见,未来几年美国极可能由天然气净进口国转变为净出口国。另一方面,页岩气爆发式的增长还大幅降低了美国的能源成本,因此美国的能源独立至少从目前看,加强了能源安全并降低了能源成本。

相反,2016年中国原油进口量预计增至3.57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上升超过62%,中国石油供应安全受到越来越严峻的挑战。除了石油进口增加,天然气进口量也在大幅增大。中国在2007年成为天然气净进口国,国内产量增长一直跟不上需求增长,导致进口量持续攀升,2016年天然气对外依存度约为33%,而2020年对外依存度则可能超过40%。国际能源署(IEA)预测,到2035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可能会接近80%。因此,国产油气供应能力明显不足,油气对外依存是中国国家安全相对薄弱的方面。因此,中国需要从现在开始,想尽办法将油气对外依存度控制在可接受范围内。

目前中国一次能源消费中煤炭占比为62%,相比其他能源资源,煤炭资源较为丰富,价格也较为便宜,这本来可以是中国能源独立的基础。但在当前环境治理诉求和清洁低碳发展背景下,政府需要推进能源结构调整,通过“去煤化”,并发展天然气等清洁能源,减少排放。由于石油产量增长困难,而作为煤炭替代的主要能源天然气进口越来越多,对外依存度也较高,如果可再生能源无法满足能源需求增长同时替代煤炭,中国距离能源独立将渐行渐远。因此,如何保障中国能源安全对于中国来说很重要。

减少油气进口的解决方案尽管想象空间不大,但也不是没有办法。现实的基本路径还是节流和开源。所谓节流,就是要从生产和消费两端节能。生产侧需要提高能源效率,消费侧需要消费者树立节能意识,当然随着能源成本增加,环境成本内部化将导致整体能源价格有所提高,消费者自然也将转向更为节能的生活方式。

相对于节流,开源显得更直接一些。开源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加大国内的油气产量(包括非常规油气),二是通过新能源发展和其他如轨道交通来替代石油。中国目前可以找到大型、超大型油田的几率越来越低,而既有的大油田又面临着资源枯竭、开采成本增高的难题。但是,对于非常规油气来说,尽管目前的开发成本不占什么优势,但随着能源稀缺及环境污染的外部性内部化,加上技术进步,其市场竞争力将会提高,并可以大规模开发利用。而新能源在政府的大力推动下,虽然相对规模很小,但发展迅速。

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石油安全是中国能源安全的关键所在。要真正能够回避国际油价大幅波动的影响和保障中国能源安全,除了加快石油战略储备,加强非常规油气生产,促进石油进口多元化,还需要对石油消费进行替代,譬如短中期发展城市轨道交通、中长期发展新能源汽车以进行石油消费替代等。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2017年06月15日  林伯强

上一篇:南海可燃冰试采现场指挥长叶建良:可燃冰商业化开采还需攻克关键技术下一篇:“气化庆阳”天然气调峰项目CNG装置试车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