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专家:天然气是重要低碳过渡化石能源

来源:本站 日期:2016-11-30 浏览量:

“我认为天然气是重要的低碳过渡化石能源,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基于以下几个原因,包括天然气燃烧大气污染排放可以远低于煤炭和石油、天然气的碳强度明显低于天然气和石油、天然气利用技术一般有更高的能源效率、替代城市民用供热和炊事用能、除电力调峰外也可以用作常规发电能源、过渡性替代部分交通用油等。”在11月24日召开的第四届中国天然气行业市场化发展大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周大地指出,中国煤炭比例过高,天然气仍有巨大发展空间。

天然气发展直接动力是污染控制

“天然气发展直接动力是污染控制,特别是大气污染治理,不能依靠所谓价格竞争力发展。大气问题不仅仅是存在于京津冀、长三角等少数地区,实际上所有大城市和城市群都有类似的状况。随着大气治理的深入,天然气必然有更多需求,治理大气污染必须要加快一般燃煤锅炉窖炉改天然气或电。”周大地指出,能源革命确定了绿色发展战略,十三五时期是实施能源革命的重要转型期,要继续加快天然气和其他非化石能源的发展。能源结构调整进一步加快,对天然气来说是难得的机遇。我国低碳发展将逐步引进碳价格和碳交易体系,有利于推动低碳能源发展。

周大地强调,我国的能源发展还处于向绿色低碳转型的关键时刻,而碰到的矛盾是中国能源结构里煤炭的比例非常高。包括中国在内,全世界煤炭去年大约是占全部能源的28%,里面的一半能源是中国消费的。去掉煤炭,中国在全世界能源结构里所占份额不到20%。2015年,全世界天然气的结构大约是25%,中国现在天然气不到能源消费总量的6%。而且我国的人均数量还远低于世界发达国家水平,人均能源还要增长。我国不能再依靠以煤为主的增长方式,要提高石油、天然气的消费量,特别是天然气。

中国石油规划总院油气管道研究所副所长杨建红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杨建红指出,能源转型过程中加大天然气利用是由环保问题触发的。我国能源消费总量过大、结构不合理等对生态环境,尤其是大气环境将造成严重影响,已经突破了生态红线,能源和资源消耗早已超过环境容量。我国二氧化碳排放量90%左右由能源利用产生,达世界第一位,已接近美国的2倍,面临巨大的减排压力。

杨建红强调,天然气是推动能源革命和大气环境治理的现实能源。我国能源的发展方向是,加快低碳能源发展步伐,扩大天然气利用规模,以天然气为过渡能源,逐步建立以非化石能源为主体的能源体系。我国应把握机遇,充分利用国内外天然气资源,完成能源结构调整。

推动天然气商品化发展

“能源商品要优质优价,天然气在我国不是廉价能源,在亚洲和欧洲不少国家也同样。国内资源差和较高比例进口是客观条件。天然气事业有公用事业的性质,但天然气供应不能走依靠补贴、人为压低价格、搞低价普遍服务的道路。要正确引导舆论,逐步取消对居民燃气、采暖和电力消费的交叉补贴。不能轻易提倡天然气的普遍供应,难以做到村村甚至镇镇通气,很可能要靠生物质能源和电气化来完成。”周大地表示,能源体制革命重点之一是恢复能源的商品属性,进行能源价格市场化改革。

在天然气供应的经济性原则方面,周大地认为,要注意以下方面:天然气的长期、安全确保供应,必须考虑以长期协议为主,上下游集中统一建设为主,依靠现有大企业为主的发展战略,加强规划,防止短期盲目性,现货贸易只能作为补充;在天然气基础建设扩展阶段,不可能搞低水平盲目竞争,更要强调集中优化规划,防止加大投资风险;要理顺地方政府、用户和天然气主要供应商(大企业)的经济关系问题,天然气供应保障要建立在必要的商业合同基础之上,要保障供应方的合理经济收益,实际上是关乎着国家的整体利益;油气企业要充分考虑投资和运行的经济效益,建立合理的价格和成本随动调整机制;国企改革,关键要恢复企业的主体地位,解决不合理负担过重,投资经济效益得不到保障的问题。

推动天然气产业链向竞争型结构演变

“改革方向是市场化改革;总体思路是‘两条腿走路’,竞争性环节充分引入竞争,垄断性环节加强监管;总体设计是‘放开两头、抓住中间’,垄断性环节政府价格管制,竞争性环节形成竞争性定价结构。总体部署是通过天然气产业链结构改革推动。”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测中心调研员刘满平对于未来我国天然气价格如何改革作出了解释。

刘满平还对改革时间进行了明确,即到2017年,竞争性领域和环节价格基本放开,政府定价范围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到2020年,市场决定价格机制基本完善。

“天然气作为一种优质、高效、清洁的低碳能源,天然气产业链的可持续发展就是基于天然气产业链的特点,把天然气定位在传统化石能源(煤炭、石油)

与可再生能源(风能、太阳能等)之间的过渡能源,通过天然气产业链的整体协调,使这种有限资源尽可能平稳、持久、安全的向可被人类利用的方向发展。”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总结了我国天然气产业链结构改革思路。

刘毅军指出,过去的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改革,主要是政府在价格管理方式的调整上做文章,本质是政府主导着去模拟市场,加大价格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近年,中国从顶层设计角度,推动天然气产业链向竞争型结构演变的改革举措,已有推进、但力度不足。

刘毅军特别强调,今后将转向以天然气产业链结构改革为重点,将能够竞争的环节放开,使产业链向竞争型结构发展,通过竞争形成天然气价格,以竞争型结构获取天然气产业链可持续发展的不竭动力,同时争夺亚太地区的天然气定价中心落户中国。

上一篇:能源市场化改革再进一步 国家级油气交易平台运行下一篇:进口液化天然气保北京今冬供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