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English

到来还是夭折?聊一聊非常规油气的“黄金时代”

来源:本站 日期:2016-11-15 浏览量:

11月11日,由西南石油大学、四川省社科联、中国能源网、石油工业出版社联合主办的2016年西部油气论坛暨非常规油气合作峰会在西南石油大学召开。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主任张大伟表示,2014年全球石油产量42.2亿吨,其中非常规占10.6%,2014年全球天然气产量3.46万亿m3,其中非常规占13.7%,他认为,全球非常规油气已经成为发展新亮点。




在我国,非常规油气资源储量丰富。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在2013年公布的《页岩油和页岩气技术可采资源量》,中国页岩气的技术可采储量为31.6万亿立方米,居全球位,是全球最有潜力的页岩气生产国;页岩油的技术可采资源量为43.7亿吨,占全球总量的9%。此外,我国埋深2000米的煤层气资源量约为35万亿立方米;油砂资源量约1000亿吨,可采资源量可达100亿吨。

不过,面对当前国际低油价的“新常态”,非常规油气的发展仍然面临一些问题。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张玉清表示,国际油价的波动对我国非常规油气产业带来了巨大挑战,也对非常规油气开发勘探的技术提出了更大的要求。张玉清认为,回顾过去几十年国际油价的波动,每一次油价低迷期都是技术创新的黄金时期。

非常规油气的“黄金时代”是否会到来?与会专家对此作出了各自的分析。

即将进入非常规气开发时代

在页岩气领域,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印发页岩气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通知》明确提出,到2020年,我国页岩气产量力争达到300亿立方米。然而,我国页岩气“十二五”规划提出的产量目标为2015年达到65亿立方米,实际上,我国去年页岩气产量约为45亿立方米,并未达标。而今年规划“达到300亿方”较之去年“超过300亿方”,似乎显示出国家对页岩气发展信心不足。

不过张大伟认为,中国即将进入非常规天然气开发时代。我国2015年产气1243.57亿m3,较上年下降0.4%;页岩气44.71亿m3,较上年增长258.5%;煤层气44.25亿m3,较上年增长24.8%。

张大伟认为,页岩气、煤层气的定位问题在资源划分和管理层面都按非常规天然气管理,而致密气在定位上处于两难的尴尬境地:资源划分方面,在地质认识上,业内致密油气与页岩气、煤层气、油砂、油页岩、天然气水合物等同属于非常规油气,这一点是有共识的。而页岩气、煤层气、油砂、油页岩等是独立矿种;但在管理层面,在资源管理上,政府管理部门和石油公司将致密气按常规天然气管理,同等对待,但致密气不是独立矿种。

对于未来天然气的发展,张大伟建议,要实现页岩气、煤层气、致密气和部分常规天然气“四气”综合勘查评、综合开发,即“共探共采”。他表示,以煤系地层为对象,对“四气”进行综合勘查评价、综合开发,“共探共采”,是深入挖掘资源潜力、扩大天然气勘查开发领域、集约利用资源,带动煤炭企业产业结构转型,增加清洁能源供应的必由之路。

“天然气时代”可否逾越?

用天然气替代煤炭通常被决策者认为是一个在中短期内较为可行的选择,因为天然气相对比煤炭清洁、碳排放强度显著降低。页岩气常常被认为是中国实现可再生能源转型过程中的“过渡性”(Bridge Fuel)能源,借鉴美国经验大力开发页岩气被认为是一种非常可行的策略。不过,面对来自其他能源尤其是可再生能源的激烈竞争、日益加速的减排政策,当前仍处于起步阶段的我国页岩气,是否能成功复制美国经验,将我国带进“天然气时代”?

中国企业投资协会金融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认为,当前油气正在从资源之争转向市场之争,已探明的储量足够支持市场的需求。现在的硬制约在于温室气体减排,我们所有的应对策略都在加速,所以现在就要开始减少煤炭。

韩晓平表示,维持全球温升不超2℃,这意味着本世纪末将全面停用化石能源;如果维持温升不超1.5℃,那么2050年后将全面停用化石能源,根据现在的状况,到2050年不再使用化石能源包括天然气的可能性正在增大。8月份山西阳泉和芮城的光伏领跑者示范基地招标结果公示,协鑫新能源以0.61元超低价引起关注,而随后,不断有光伏企业报出更低的价格,韩晓平表示,光伏补贴下降将不会影响行业发展,同时风电等新能源成本也在迅速下降,这对天然气都会造成冲击。

宏华集团张弭则表示,中国正在迎来天然气发展的黄金期,中国天然气发展前景非常广阔。他认为,中国的页岩气做到美国的一半是可以的。张弭还表示,虽然可再生能源在快速发展,但至少在三五十年内,化石能源的清洁燃烧还是比较重要的。中国的资源匮乏,但市场巨大。从中国天然气的量和消费比例来看,中国天然气的空间是很大的。张大伟也断言,中国到2050年,化石能源仍然是中国主要的能源,所以非常规油气会是主要的方向。

非常规油气发展报告

论坛上中国能源网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非常规油气行业研究2016》,中国能源网研究与战略发展部经理冉泽做了概述和解读。

根据报告,国际油价预计将逐步走稳,未来停留在50美元是比较合理的。以印度、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将是需求增长的主要因素,但增速或将逐渐放缓。交通运输业仍是石油需求增长的关键因素,预计到 2030 年,交通运输业占液体燃料总需求一半以上。




基准情景下主流机构和石油公司对2030年全球能源结构的预测

未来,可再生能源将会对油气带来巨大的冲击。可再生能源年均增速将达到6%以上,是增速最快的能源;天然气则是增长最快的化石能源(年均2%左右),在能源结构中将上升到与石油、煤炭同等地位。报告认为,非常规油气将在全球范围内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生产仍集中在北美。预计到 2030 年,北美地区的非常规资源产量将占总产量的50%以上,北美将从净进口地区逐渐成为净出口地区。

在这个过程中如何通过提高技术降低非常规油气资源开采成本是关键。报告还认为,北美地区页岩气发展较快,但是不能确定其他地区是否可以迅速复制这一方法。如果在开采技术上获得重大突破,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利用空间将进一步扩大,油气市场的未来也可能因此发生改变。

\\
上一篇:我国油气管网改革还需突破区域障碍下一篇:江西降低天然气管输价格